主持(右):徐志勋;嘉宾:资深电台DJ 卢启波 Paul

问:最初是如何接触到收音节目的?

答:首先,我从小就在我爸爸的熏陶下听收音机,每天都听英文节目培养英文能力,算是我的广播启蒙节目。从小觉得收音机很神奇,有主持人温暖的声音。所以心想有朝一日希望也希望能去主持。爸爸也听音乐 ,所以影响我从小开始接触音乐。当时9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有不少机遇,可以听香港电台,听流行音乐。

而且当年没有互联网,听电台就是接触世界。当年在广州的花园酒店有中国第一家Disco。我通过朋友认识了里面的真正的DJ,第一次接触到黑胶唱片。可以听见介绍美国的流行音乐和流行榜,所以接触了很多元的音乐。接触到33转黑胶、45转单曲等。当时我觉得投入了音乐的海洋,了解到各种类型的音乐,R&B、Jazz、摇滚、舞曲等,就像找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通过各种媒介,像海绵一样去吸取音乐知识。

问:是什么机缘让你有机会坐在台前去传播音乐?

答:当你准备好了,机会就会到来。我当时在Disco学习帮手,透过一个机缘:以前的珠江电台、中国最早期的直播电台,有个节目叫《Sing a Song》每星期介绍2首英文歌曲,不是介绍音乐类型,而是通过英文歌词教英文。当时做主持的是中山大学的一位英文老师。这个主持人通过花园酒店Disco认识了我,因为觉得音乐资料不够,问我提供一些音乐资源。我听节目的时候发现很多歌词其实很简单,觉得如果只是介绍歌词,那么这些音源就用不上。于是主持人让我来做音乐的文字编辑。当时节目在调整了内容之后反应很好,与听众的共鸣感加强了。以前主持人和观众的交流是通过写信,所以从开始的几封到后来可以收到上百封的信件。

1988年,那位主持老师考上了哈佛大学的比较文学系,决定去美国深造。因为我之前一直在编辑节目文字,老师就决定把这个节目交给我了。虽然我不是广播专业出身,试了音,就如赶鸭子上架,开始做节目。当时节目改名为《V2》,是We(我们)的谐音。也象征广播可以成为一种分享空间。


问:当时自己开了麦,做的是纯音乐节目?

答:当时资讯不发达。所以听广播可以帮助很多人了解更多的世界。当时喜欢听音乐节目大多是年轻人、大学生。我每周收到来信上百封信,了解到他们对于音乐的的向往和追求。当时我的自己的收入很多又贡献去买音源和资料。

当年做节目,请到一个好朋友陈飞扬,现在他也是香港的音乐创作家。他来自澳门,以前澳门没有音乐学院,于是他去了广州心海音乐附中。他对音乐理解很深,在我节目介绍了2个月的爵士音乐,介绍了历史源头、发展到80年代末期的爵士音乐形态,以及影响到各个类型的音乐。V2节目又有音乐,又有有针对性和系统化的分享。

当时我就觉得有一种使命,任务是将节目的精神发展下去,发展本地的音乐节目,今年也是我入行30年,希望将更多更好的音乐推荐给大家


问:关于代表作《Paul的世界》?

答:电台的妙处是在于即时的反映,有一种直播的力量。以前在90年代,听众对你的音乐选择、你提的话题、你分享的感受,都是有回应的。以前做《V2》,是音乐教科书的资讯类型。后来1991年到了广州电台,第一个节目是介绍流行音乐和城市话题。时间延长并变成了直播。

后来做《Paul的世界》有两个时间点,一个黄昏,一个是午夜节目晚上10-12点。我当时希望去尝试不同的类型,这节目很考验主持人的功力、写作、交流感等。从《Paul的世界》,我发现了传播的力量。以前做资讯节目是享受很个人的成就。到后来《Paul的世界》与听众沟通,聊感情观、人生观。我自己读书分享、自己创作广播、情景剧。到今时今日,有的听众甚至都记得我20年前做节目说的话。这是广州电台的黄金节目,也是我一生骄傲的节目。

嘉宾:资深电台DJ 卢启波 Pa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