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在大雪纷飞季节的女子,是否就会如寒梅一样傲骨嶙嶙?名为玉雪的她,是否就会像苏轼的诗中所写,以雪为骨,以冰为魂?


答案,在她的文字中,在她的艺术里,在她的一生。


黄玉雪

著名华裔作家、陶艺家

著有《华女阿五》,被誉为亚美文学之母

 


1922年1月的一天,旧金山罕见地下起了大雪。而未来的“亞美文學之母”黄玉雪,就是在这样一个雪天,降生了。


虽从小受到传统保守的中国家庭教育,成年后却勇于挑战和坚持自我。她不顾父母反对,选择了一条对于当时的华人来说极为艰难的艺术之路。1945年,黄玉雪发表的自传体小说《华女阿五》,成为华美文坛的开山之作。此后,她又开设陶艺工作室,成为美国第一个开创制陶业的华人。


这部小说描寫了黄玉雪23歲以前的生活經歷,语言生动质朴,讲述自身经历之余,还着重描写了当年旧金山华埠中的风俗人情,一经出版,即成畅销,甚至在多年后与马克·吐温等文学大师的作品一同登入了《加利福尼亞文學》作品集。




黄玉雪在写作上的成功,常常掩盖了她作为华人陶器艺术家先驱的身份。事实上,黄玉雪手工制作的陶器、瓷器,色彩鲜艳、线条流畅,将西方的艺术风格与中国宋代陶瓷业的特点相结合,在陶艺界备受追捧。


 
 
 
 
 
 
 


黄玉雪的一生,看过了震荡全球的“二战”,又经历了曾使全美华人惶惶不安的“冷战”,经受了保守华人家庭的束缚与紧绷,也尝过了美国主流社会的排斥与格格不入。可是正如迎风傲立的寒梅,她在摧人的环境里,遗世独立、披荆斩棘,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如同她笔下文字的细致琢磨,她手中陶器的千锤百炼,她的人生,亦是艺术。


这一枚朱红色珐琅碗直径约4英寸,小巧玲珑。表面深红色釉的光泽之外由墨色的底色包围,外围是朴素的铜制底座,这样简约而优雅的设计是黄玉雪制作珐琅艺术品时经常使用的手法。

黄玉雪早年的陶艺制品,其外围由绿松石釉着色包裹,釉彩线条流畅,充满层次感。陶盘中央的圆形为珐琅绿,缀以松石结晶,华丽而富有光泽。盘子的背后刻着黄玉雪的签名以及作品的完成地点。

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这一枚碧色珐琅碗,是黄玉雪陶艺上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同样拥有黄玉雪标志性的全铜制底座搭配润泽的碗内着色的设计。这枚作品1948年至今被保存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收藏中,曾数度被取出展览,以及为其他艺术馆借出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