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器艺术讲究和谐美。这种美学标准并非体现在自然形态下的艺术作品上,往往是通过将相互对立、风格迥异的概念和元素进行创新式的融合,从而达到交互、相成的独创性工艺美感。

 
 
 

自19世纪以来,随着部分世界人口移居至美国加州,以及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加州的制陶业开始迅猛发展。从房屋瓦片的功能性制陶,到具有观赏性的日常用品,陶器逐渐作为工艺美术进入美国艺术市场。彼时的旧金山湾区也因深受亚洲文化的影响,成为了加州的制陶中心。


美国19世纪的制陶工厂

20世纪初,位于加州普安娜公园的陶艺市场

20世纪40年代,正当美国雕塑艺术界斟酌东方陶艺精湛制法之时,年仅20出头的黄玉雪作为华裔陶器界的先驱者,于旧金山开创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

1951年黄玉雪受加州奥克兰博物馆之邀参展

黄玉雪的系列作品自1947年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后,这些既有中国典雅,又含西方抽象的陶器,也在美国主流社会掀起一阵中美融汇艺术潮。

 

美国陶瓷艺术家露斯·里彭是与黄玉雪同一时期的陶瓷艺术家,也是黄玉雪的“学生”。制陶于静,构陶求动;陶器艺术家既要用涌动着的激情去观察构思,也要在制作时按捺情感,以沉静的心态捏塑出作品。动与静的相得益彰,这是露斯向黄玉雪学到的,也一直影响着她创作更为精致的陶艺。



输12

美国著名艺术策展人和作家伯纳德和纳尔森先生曾将黄玉雪的生前作品记录在他们的书中,并在长滩艺术博物馆中进行展览。


 



哈哈

《足迹》是怎样炼成的

1


采访手札

 “世上或许有平白无故的幸运,却从没有不费吹灰之力的成就,天赋、认知、勤奋、际遇、自律,意志缺一不可。黄玉雪不仅自己做到,更影响了后人。”

                                                   ---小乔的采访手札

 

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黄玉雪的儿子,著名艺术家、书刊设计师 Mark Stuart Ong。

Mark告诉我们,母亲的家教很严格,长幼辈分、礼仪行为等等,不放过任何细节。在与Mark打交道的过程中,确实体会到了黄氏家风,严谨有序,思虑周全,尤其是分寸感,让人有如沐春风般的舒适。

 


在旧金山我们还采访了著名摄影师Irene Poon Wong(左二)和Charles Wong(中间)。黄玉雪的好友Irene告诉我们,黄玉雪是个很可爱又难搞的艺术家,要求非常细致,不能接受一点瑕疵,是个完美主义者。

已经94岁高龄的Charles Wong是个很有活力的老爷爷。采访后,我们聚在一起听Mr.Wong讲他和照片之间的故事,受益匪浅。

他们的作品

Irene←;Char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