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西点军校极少数的华人学子中有这么一人,少有惊才,最终却只能凭一段青年时无疾而终的情事,留名于后世的记忆。他就是“陆小曼的前夫”——王赓

王赓1918年自西点毕业,归国不久,才貌兼备的他就被京城名媛陆小曼的父母相中,在包办下与陆小曼结合。可惜婚后好景不长,身为工作狂的王赓婚后常常无暇顾及陆小曼的感受,更在两人分居期间,将娇妻托付于好友徐志摩“照顾”,致使后来陆徐二人日久生情,王赓则在黯然神伤之余选择退让,与陆小曼和平离婚。


1932年“一二八”上海保卫战期间,因误闯日占地被扣押,意外泄漏军事机密,后虽洗脱间谍罪名,但已无法再担任要职。两年后出狱的王赓仕途受阻,直到1942年才因身为艾森豪威尔将军在西点的同学被重新启用。可惜的是,当年在赴美参加军事会议的路上,王赓旧病复发,终病逝于开罗,享年47岁。

 


  有些八卦听得人肝肠寸断

 



关于堪称王赓一生转折点的那次租界被捕的事件真相,后世众说纷纭。有说王赓本是日本间谍,有说他是因不知美国领事馆地址变更误闯,也有的说他是赶去安慰当时刚刚失去徐志摩的陆小曼。


如果真相果然是最后一种传言,不得不说是引人无尽唏嘘了。青年时,王赓为事业误了陆小曼,中年时,他又因陆小曼误了仕途。但不论哪个时刻,他对于爱人的包容爱护,都是极为罕见的。


王赓与陆小曼离婚时曾告诉徐志摩:“我们大家是知识份子,我纵和小曼离了婚,内心并没有什麼成见;可是你此後对她务必始终如一,如果你三心两意,给我知道,我定会以激烈手段相对的。”



王赓成全了陆小曼与徐志摩的“潇洒与冒险”,可惜他最终也没能等来自己的“碧海蓝天”。

 



哈哈

《足迹》是怎样炼成的

1


采访手札


在西点,曾经有6位中国籍学生学成毕业,史上第一位毕业生是后来被葬在西点军校墓园裡的温应星中将。采访当天傍晚,我们来到西点军校的墓园,仔细的寻找温应星的墓碑。或许是暮色将至的缘故,我边走边想,人活在世,完满的人生存在吗?


或许真正存在的只有完满的心态,你觉得圆满,它就圆满。我猜虽然温应星中将毕生都没有机会学以致用,在战场上挥洒热血,但他被后人瞻仰铭记,大概也算是人生的另一种圆满了吧。或许,遗憾也算。

                                                      ----小乔的采访手札


 

2016年|冬

 


我们是西点军校十几年内唯一深入采访的华文媒体。清晨6点,我们与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碰面。

这是他们精心安排的全天采访日程。

旭日初升的西点军校显得格外清冽。

我们不仅采访了温应星的后代、历史教授、两位西点学员,甚至还跟着他们上了一堂户外理论课。

 

西点户外理论课

 


前一天为航空公司送错行李折腾到凌晨2点,休息两小时后又开始准备采访,一直到傍晚,第二天还赶了早班机,外拍小分队的战友们这会儿都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