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7年,一名年轻美丽的华裔自由撰稿人出版《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不仅还原史实,更揭露了这片土地曾经遭遇的百般摧残。她诉说的真相,震惊世界。这位华裔女作家的名字是张纯如。


 

张纯如,我想和你聊聊

1968年春天,你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一个书香门第的知识份子家庭。你的祖父曾是一代抗日将领,父母亲是哈佛大学毕业生,更是当代知名物理和生化学者、教授。很多人都知道,你的名字“纯如“出自《论语•八佾第三》,取意纯正和谐。

你父亲过去曾在伊利诺伊大学执教,伊大作為全美前五名的计算机发展研究中心,从小你就有很多机会在这裡接触最新研发成品,这也激发了你大学选择计算机和数学专业的热情。然而入学没多久,你又发掘了另一个更著迷的专业---新闻。在父母的记忆里,你从小就有著坚韧执著的个性,爱辩论有主见,更会为了自己的目标鍥而不捨。


你人生中的那些美好时光

1991年应该是你最幸福的一年,因为你不仅与相爱多年的男友Bretton Douglas举行了婚礼,更遇到了你写作生涯的伯乐,出版经纪人--Susan Rabiner。你们合作的第一部作品是《钱学森传》,Susan一直记得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她说,她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东方姑娘。

由于从未听说过钱学森,你曾为要撰写此书深感忧虑,不过父母的支持帮你打消了顾虑,很快你便全心投入到创作中去。三年的时间,你去过美国国家档案局、国防部,采访过钱学森的朋友和家人,你不知倦怠,精益求精,终于在1996年,你的处女作《蚕丝•钱学森传》成功面世了。这部书业界评价很高,但销量并不好。不过,你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除了积极宣传,也将精力更多的转移到了下一本书的策划。


这一次,你为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很难的题。当从小就很有正义感的你得知,南京大屠杀居然不被西方大众所知,你就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把这段历史写出来,提醒世人,在地球上的一座城市里,曾发生过如此惨烈的事实。你用并不流利的中文与相关人士沟通,雇佣翻译协助你进行采访,几乎查遍了美国和中国所有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馆藏资料。光是看着那些历史照片都让人难受,真不知道,你是如何与它们日日相伴,不舍昼夜的工作。但无论如何,那些都该是你痛并快乐着的美好时光吧。

在采访

在查资料

1995年夏,在南京

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左二)


有时候,活着太难了

1997年,你呕心沥血完成的作品《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终于出版,而且以极高的销量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你出名了,不仅如此,你还促使整个西方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有了全新的认识。你在调研南京大屠杀史实期间挖掘到的有关南京大屠杀人道主义救援的文献也相继出版问世了。你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接踵而来的麻烦,又使你疲于应对,毕竟你只想单纯地做一名写作者。

美国教授魏特琳是南京金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妇女难民所的负责人。《魏特琳日记》记载了日军从轰炸南京、进攻南京到南京大屠杀及日军在南京进行殖民统治的全过程。

由德国人约翰·拉贝亲身目击南京大屠杀所作的记录。他以外国人的特权身份在南京建立战时安全区保护了一些中国平民。除日记之外,拉贝还保存了80多张现场拍摄的照片及说明,是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

2001年你开始筹备第三本书《在美国的华人》,第二年,你的宝贝小儿子Christopher 出生了。你太爱他了,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Christopher几个月大的时候,你发觉孩子有些不对,你怀疑是自闭症。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你多虑了,让你放松心情,虽然感觉有些疲惫,但一切都还在正常的运转。

你的第四本书是关于二战期间在菲律宾巴丹半岛被日军拘禁并虐待的美国战俘故事,当时你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太好了,你的母亲说,在肯塔基调研时,你崩溃了,医生诊断为躁郁症。从此以后,你开始寻找一切机会买枪,你说你要保护自己,但最终,还是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当时的你一定很无助吧。



你的离世对家人打击巨大。为了儘快走出悲痛打起精神,你的父母决定加入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并在2006年3月28号你生日这天,宣佈成立了“张纯如纪念基金”,以完成女儿生前的未竟之志。


在美国加州洛斯盖多的天堂之门公墓,你的墓碑静静地躺在一处,碑上刻著你最爱的鳶尾花还有亲人為你写的话:“挚爱的妻子和母亲,作家、歷史家、人权斗士。”


对了,今年4月在江苏淮安,张纯如纪念馆正式开馆了。在美洲,多伦多史维会现正为通过安大略省“79号个人动议”、将每年12月13日定为安大略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作最后努力,希望会有好消息。

 去年秋季,我们在加州湾区见了你的父母,放心,他们身体还算硬朗。听他们讲了许多你小时候的故事,爱读的书、喜欢的菜,仿佛你从未离开过。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