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舞蹈艺术家 文妮


问:最初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舞蹈,为什么想要学习舞蹈?

答:从很小时候开始,喜爱看姐姐在舞蹈队跳舞。看着看着自己也跟着跳。当时老师觉得我很有天赋,模仿能力和表现能力很强,就开始教我。我觉得舞蹈是美好的艺术,慢慢爱上了舞蹈。


问:学习舞蹈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身体上的伤痛,如果处理不好,很难展现好的一面。当时参加“桃李杯”比赛,我和搭档要做一个托举的动作,已经练习了很多次,导演严格要求再跳,结果脚骨折受伤,后来休息了很长时间。但当时能与舞蹈界专业人士交流切磋,很有收获,之前所有困难也都不值得一提。


问:克服了一系列的挑战,考入心中的理想学校北京舞蹈学院。你在北舞的经历和感受?

答:入了北舞,感觉进入了更加广阔的海洋。我自己很喜欢古典舞,觉得中国古典舞有着很深厚的底蕴,像陈年老酒。我们也跟着多位古典舞名师学习,并且希望去传播中国舞蹈。


问:毕业之后在做舞蹈音乐剧主角时的经历?是怎样的尝试?

答:当时机缘巧合,因为剧目是歌舞剧,需要一个能跳舞能表演,在形象形体各方面都有要求,通过了朋友的推荐,导演组觉得我很适合,于是就幸运担任了主角。当时剧目也作为广东的文化名片,传播着广州文化。


问:出演歌舞剧很多次,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感受?

答:跳舞时,我的搭档说每次都能感觉到我的表现很真。我们每天都要演,有的演员可能演了很多次以后就麻木了,但我希望保持着真听真看真感受的态度去进行每一次演出,每一次都有些不一样的感受。


问:作为舞蹈编导,你对于现在的舞蹈类选秀节目有什么看法?

答:我觉得节目能让很多默默无闻的舞者有展示的机会。其实很多舞者很辛苦,从小开始练童子功。有展现机会很难得。因为即使练得再好,没有很好的平台,只能孤芳自赏。节目中舞者也能尝试不同舞种,让观众了解到不同的舞种,从古典舞到民族舞,从芭蕾舞到现代舞。

问:面对与舞蹈相关的多个角色,有舞者、编导、老师等,你最喜欢哪个角色?你还想尝试什么角色?

答:编导。我喜欢天马行空的想法,并付之实践,编排出舞蹈节目,这是很有趣的事情,也是一个挑战。最难忘是在德国留学的一个毕业剧目,我做了一个尝试,用中国最传统的水袖,表现出人对某些事物的欲望,希望得到很多。将中国水袖本是温柔似水的象征,表现为手的延伸以及心理想法延展。当时演了之后反响很好。后来带着这个节目参加了广东现代舞周,受到了很多专家的认可,拿了一个创作金奖。


问:在德国进行研究生的学习,学了现代舞,有什么新的收获?

答: 我坚持舞蹈事业,但觉得要多去尝试。但如果只是固守一种模式,很单一。了解不同类型的舞蹈,会碰撞出火花。当时在德国从头开始学德文,学德国的思想模式以及学他们表达现代舞的方式。现代舞提倡放开束缚,不需要传统的方式去表现,如脱鞋表演,不需要芭蕾的脚位,反传统而行之。


问:关于东西方舞蹈文化的冲突与融合?如何去平衡? 

答:多表演些中国传统的舞蹈,让观众多了解,同时也可以用西方表现模式去检验。当时我编导的毕业作品在德国演出之后,观众们很好奇地问了很多中国舞蹈相关的事情,包括联想到敦煌壁画。我的水袖舞蹈里服装仅有一边有水袖,可以看成是柔情似水,也可以看成是欲望的延伸,亦可作为引力,慢慢滴水石穿。让观众去体验文化的融合。


问:来到美国以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在舞蹈方面有哪些新的尝试? 

答:进行舞蹈普及教育。之前我教专业舞者,在专业团体工作。在美国这边觉得很多华裔的小朋友,内在很西化,对于中华文化一知半解,所以感到有很大责任去推广中华舞蹈文化。在课堂里,我设计了很多有关古典身韵、戏剧角色、中国诗句等相关内容,让孩子们在跳舞的过程中了解中华文化。中华文化有太多可以表达,丰富深厚。我希望以身作则,在舞蹈领域尽自己的能力去推广中华文化。


问:觉得在美国的舞蹈教学有什么不同?

答:美国注重于肢体方面的检验。我在德国的时候是学习剧院式模式。可能并不是很美的舞段,但会让人产生思考,考虑社会、人生的问题。


问:之后在舞蹈领域有什么目标、计划?

答:尝试音乐剧的发展。之前有参加舞台剧表演。接下来希望发展华人小朋友音乐剧领域。结合戏剧、表演、歌舞等综合形式,传播中华文化。

嘉宾(左):舞蹈艺术家 文妮; 主持(右):林雯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