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网络)

你可能不知道他在《实习生》中扮演的角色林奇,在《汉武大帝》中饰演了张骞。但你一定听说过《北京青年里》专一纯情的骨科医生何西、《新恋爱时代》中幽默绅士的海归精英郑海潮。他就是任重,一个实在、直率的北方大男孩。


出道至今扮演过众多脍炙人口的角色,健康的心态加上不懈的努力,任重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男演员之一。不过,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选择褪去光环,来到陌生的国度,从头学起,变身为留学生任重。2015年,任重选择了美国顶尖的电影学院——纽约电影学院学习导演专业,他来到了纽约电影学院洛杉矶分校,这里位于环球影城制片厂,处在美国电影工业重镇——好莱坞。


 任重自述 

 

“从做职业演员开始,我就每年要拍满将近90集的电视剧,以三天为一集的拍摄时间来说,可能就是一年大概有三百天的时间在片场拍戏,之间是没有休假。我发现演到2004年年底的时候,每一个角色都会变成我自己。在这个时候你就会要想办法去充电,充电是一个你必须要走的路线。因为,做任何职业都是有起承转合的,都是有高有低的。那我觉得我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要喊停。再这么演下去,我能看到我的路就是一条笔直的下坡路了。

 

来这的时候刚开始有一阵挺失落的,那一段时间生活得不适应。最大的不适应是关于语言和生活方面的不适应。我语言并不好,因为我从小读艺校,不能说没好好念书吧,是没好好学英语,然后上大学,国内的体制又是艺术类过二级,所以抄抄画画的也就过了。拍戏这些年,大概拍了十几年戏,一句英文都没用过。突然间到了美国我觉得简直了!像到了外星球,就是记得我呀,就是…你不知道我有多着急。


 

(图源:soogif)


可能我是可以当笑话讲,我跟我妈打电话说,刚到第一个星期,我说妈,我不想念了我想回去了,我妈说为什么呀?我说上街说不通。我妈说那说不通怎么办呀?我说我到餐厅点餐都是一个问题。国内会说那些单词但是到餐厅点菜的时候你发现菜单都跟你学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我说吃饭都是问题。我妈说,那么笨啊,你不能去超市买现成的吃吗?到超市看着拿,会吧?到那也不用你说,你刷卡会吧?我就没法跟我妈解释。你知道吗,我也曾经这么想过,你到超市拿了很多东西,放在那个筐子里,到结账的时候,人家问你debit card credit card,当时我都蒙了,什么debit card credit card,我就没听明白。我就问了三遍人家what card?人家外国朋友都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就瞪大眼睛看着我。好不容易把帐刷明白了,人家问我要receipt吗?我当时就蒙了,receipt是什么?来的时候我连这种基础英文我都没有,你说我生活是有多么…多么悲惨的事啊!特别郁闷。

 

所以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我也没有车,我不知道洛杉矶是要开车的,我的世界里就跟北京一样,你买个自行车,你哪都能骑到。结果我就买了辆自行车上学,我老师问我,你怎么来的,我说买自行车上学的。老师瞪着我看半天,crazy!太不可思议了你在洛杉矶骑自行车上学。他问我骑多长时间,我说我骑35分钟,他说我没办法理解你的世界。你开始你知道我是一个完全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是需要开车的。当我第一次去考驾照,等我拿到驾照的时候都觉得我在不停的在翻越我自己的人生。


 


有段时间特别自卑,自卑的原因是我跟小朋友出去上街,他们远比我好。他们可以直接的跟外国人用英文,自主交流。我还需要一个二次理解,需要别人来帮我润色一下语言。那时候自卑感是非常非常重的。…就是那种优越感瞬间被打破的你知道吗?

 

就是我在国内上飞机之前都是派车送我到机场,然后坐着商务舱,来的国航空姐对你还“哎哟任重你去美国干嘛呀” ,我说“我去留学”呵呵,然后大家还谈笑风生的,一下了飞机看到海关就立马傻眼了。海关问你什么你也…“你问我什么呢”哈哈哈。那一瞬间就觉得,一层一层的被剥离,当你的这种自信心从进入海关的那一刻还是瞬间被一层一层打击的时候。我连找房子都不会,我当时觉得我就是完全一个废人。我完全明白文盲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了。当时我觉得我就是一个文盲在美国,纯文盲。就是英文太差了,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差的时候你觉得,哎呀,被推到深渊的时候。对不起,你要从深渊的泥沼你爬出来。岸就在那里,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上来,什么时候上来。

 


我最喜欢去哪,我最喜欢去格里菲斯天文台,我同学第一次带我去的时候。我什么时候真正觉得我可以在这个城市里逗留呢?我甚至觉得这个城市开始慢慢的,我开始进入到这个城市了,是我第一次去那个天文台的时候。因为你知道我…来的时候这个心被压抑的,觉得语言又不好,跟老师的交流也有问题,上课那些问题虽说我在国内接触过,但是你停留在理论层面,其实我是真的需要学习的。一直被一颗大石头压着,但我真正走向那个天文台,我从那个边上转过去的时候,我看到整个洛杉矶的那一瞬间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什么想不开的?看看这座城市,它大的就像在我面前一个巨大的那种宽屏,一个超画幅电影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哇塞我觉得这座城市是一个可以让人家把心全部打开的城市,就是这么活的。你就想办法,你要留在这个城市,想办法一步一步的走过来。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就应该在这学习下去。

 

刚来的时候是那个…正月初二。我来这的时候倒时差睡不着觉的时候晚上看那个奥斯卡的颁奖,那电视机打开,一句英文都听不懂。但你知道,哦,原来这个是最佳男主角,这个是最佳影片,你猜可能会知道那个是什么。我就说我明年一定要去奥斯卡现场去看一看。结果人家奥斯卡颁奖典礼把路封了。从我家开车到那个星光大道其实就十几分钟,我走进去我用了半小时。然后我就在那排队,等着人家警察一波一波往里放观众。放进去就站在红毯边上可以尖叫。我大概离那个红毯,大概我的目测距离应该有个…150米左右。就在那个栅栏隔着,我旁边挤了很多的人。然后你就不时的听见一会有一群人尖叫啊~~~在喊,一会啊~~~在喊,我就猜想可能会是谁。

 

那一直到了红毯结束我都没有能够有被放进那个红毯去,到那个警察说关门了的时候,就已经不能再放人了,红毯现场结束的时候,我当时有种失落感。但是你知道吗,这一幕的时候让我突然间理解了我当时在国内我去走红毯的时候,有很多在外面等着你的人,他们等着你的时候那份心情。哎我突然间觉得,我挺心疼他们的。你在那等那么久,你也许没有到你想见的那个人的时候,我又一次换位思考,我回国应该对喜欢我的朋友,对我庞大的粉丝群体,应该更关爱他们。他们喜欢你,这份喜欢是来之不易的。

 

(图源:BBC)

你想,我要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我才愿意去用几小时站在那里去等一个人?虽然站在那看小李子,我没有看到,但我就想感受一下那样的气氛,那份狂热,让你换位思考,这个在国内不可能有的经历。当我看到吴宇森导演的手印在那个地板上的时候,我觉得离他很近,但我又觉得离他很远那种感觉。

 

其实我觉得我看到好莱坞那些明星,Jacky Chen那些鼻子的印记,还有我喜欢的那些大明星印在地板上的时候,你真的觉得你伸手就可以摸到他。你离他们近吗?很近。但是你仍然理他们很远,你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和他们还是有距离的,所以那时候你觉得你更要努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