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左):律师 伍雄杰;主持人(右):蔡雷


问:关于UberLyft的安全隐患问题层出不穷,并已经上升到刑事案件。近来有什么新的情况?


答:Uber终于出了关于安全相关的报告。2018年有3000多起案例,包括司机对女乘客的骚扰行为。加上前年,差不多有6000多宗。且不计没有被举报投诉的案件。


问:这已经不是单独的事件了,且随时可能发生。这些司机是兼职,关于他们的背景也有争议。现在对于司机的背景调查会严谨些吗?


答:会,哪怕只有一担,也是问题。有关背景调查,Uber有在改进,比如现在从两年一次检查改为一年查一次背景。也加入使用紧急APP,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按紧急按钮,拨打报警。但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比如喝醉酒后,如何还能够清醒地打电话?车里是属于公共环境,如果装摄像机会更安全些。虽然Uber还没有被告,但存在安全隐患预示着被告迟早的事。

关于Lyft, 举报的比例更高些。其中有一起包括19位乘客联合告Lyft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保护乘客安全。之前也曾有人上报,但Lyft没有理会,导致更多案件发生。

问:对于UberLyft这些公司来讲,如果收到这些起诉,公司是否收到连带影响?


答:会有。加州法律,是要负连带责任的。因为这些司机是通过UberLyft而开始工作,就算是独立合约,但也是在帮这些公司做事的时候。而负责任则要看公司是否知道这些案件。如果知道或者应该知道,然后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那么是可以要求公司负责的。


:过去2年,Uber并没有很大的改进?


答:Uber并没有要求比如强制安装摄像等规定。这样就很难掌握证据,如果有录像录音,那么可以很直接地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问:一般乘客遇到了问题,可能是肢体上,还可能是受到语言攻击,该如何处理?


答:上了车以后其实还是比较麻烦。情况紧急要报警。上车避免坐在前座。随身携带电子喷雾防备设施。坐车前将司机的信息转给家人朋友。建议未来如果司机曾有违反规定方面的案底,需要司机的档案上标记出。

问:事情都是双向的,有可能是乘客对司机骚扰,应该怎么办?


答:有时很难讲清楚。司机也会跟Uber投诉。数据显示42%的投诉是司机投诉乘客。如果司机被攻击,乘客要负责。至于Uber是否需要负责,答案是可能都要负责。因为责任是一样的。关键在于Uber是不是知道或应该知道这件事:司机被乘客骚扰。既然有这么多案件上报那Uber肯定是知道的,然而并没有做什么措施。建议司机也装一个警报APP,以及装上摄像保留证据也重要。


问:目前加州的法律来看,UberLyft,雇主对于员工需要负责任。这些保障要做足,不然就会面临官司?


答:员工除了要保持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要买工伤保险,类似开车出意外,被乘客攻击,是工伤,当然也要买健康保险,当员工超过35名。


问:在劳工法方面,有没有其他方面雇主要让雇员执行的以避免以后的案件发生?


答:加州劳工法,今年已经生效。员工多于5人的时候,今年之内全体要上一个关于预防性骚扰的课程。之后人力资源部每两年需要再上课程。现在还没有上课的公司要赶紧上课,对于加州的公司是必须的。如果不完成会违法法律,被罚钱之类。


问:对于Uber 公司这么多司机是否有上课?

答:现在没有,这些规定并没有遵守。因为他们现在还在争论关于独立合约的事情,所以并没有上课。保险也没有买,没有买工伤、健康保险。


问:Lyft有乘客集体告Lyft,是否是集体诉讼?


答:应该不是,因为每人是单独案件,然后一起告。可能需要单独进行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