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全球药物泛滥不容乐观


近日,一份来自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报告显示,全球可卡因与鸦片类药物的供应量跃至新高。此外,诸如芬太尼(一种强效的类鸦片止痛剂)的管制类处方药的非药用用途也对公共卫生构成了威胁,包括药物滥用与过量致死等。


这份报告显示,在2015年时,全球因药物致死的案例高达45万余件,其中近40%的死亡与过量使用鸦片类药物有直接关系。余下的60%为间接使用药物而引起的死亡,包括吸毒时使用不安全的注射器而引发的艾滋病与丙肝等。



据悉,芬太尼与其类似物的泛滥已经成为了美国与加拿大地区公共卫生方面的“心头大患”。在2016年,美国有近64000人死于药物滥用


亚洲地区则流行曲马多(一种鸦片类药物 ,主要用作镇痛药)。而报告显示,近年来这种药物在非洲的滥用率也居高不下,节节攀升。



一位UNODC的专家指出,非法药品的泛滥在一定程度上与鸦片类药物和可卡因的产量激增密不可分,特别是阿富汗和哥伦比亚这两个主要产地


“婴儿潮一代”嗑药成瘾?



报告显示,在2016年间,全球年龄在15至64岁的人中,有2.75亿人至少使用过一次这些非法药物。其中大麻是使用最广泛的一类药物,之后分别为鸦片类药物以及安非他明(一种中枢神经刺激剂,用来治疗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嗜睡症、和肥胖症等)。


令人震惊的是,40岁以上的人群使用这些非法药物的增长率要远高于年轻人。而在美国,50岁以上滥用药物的人数在1996年至2016年年间翻了七倍


蓬勃发展的非法药品市场



报告显示,曲马多在中东地区甚至与恐怖活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在非洲,一些人对曲马多的依赖已经到了不吃便“没有力气干活”的地步。


印度一直以来是曲马多的生产大国。专家称,印度近来已经在逐步降低曲马多的产量,冀此减少曲马多在全球的泛滥现象。


但在控制可卡因以及海洛因的产量上,事情就复杂得多了。2016年,全球可卡因的总产量约有1410吨,而在2016年至2017年间,鸦片类药物跃升至10500吨,纷纷创了历史新高



作为这两类毒品的主要产地,阿富汗与哥伦比亚地区的动荡环境是造成这些药物产量激增的原因之一。恶劣的经济形式诱使当地农民放弃了低收益农作物,转而种植高回报的古柯和罂粟类植物。而改变这种形式需要当地政府在政策上的强有力支持,诸如向农民提供其它高利润的作物等,而非简单粗暴地进行军事化介入。


信息来源:KTLA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