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雅丽,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戏剧专业,在校内就主演过多部音乐剧,并赢得过最有潜质演员奖及杰出女演员等荣誉。1990年开始,她正式成为香港话剧团的全职演员,令她名声大噪的当属1992年的音乐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她饰演剧中的姚小蝶,赢得了第二届香港舞台剧奖的最佳女主角。《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是香港戏剧史上的传奇,上演多年、改编数次依然经久不衰。


莫:之前担任歌唱比赛司仪,在洛杉矶也有见到刘雅丽。也曾与刘雅丽在演唱会有过合作。她是一位很有活力的演唱者。




莫:关于近期的安排?


刘:主要还是舞台剧。今年有一个项目,6月30日,在香港和妈妈一起开演唱会。妈妈是唱歌出身,1966年就入行了。我也就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入电视台玩。这次要做的演唱会,是想和妈妈一起开演唱会,留个纪念。




莫:妈妈唱歌对你的成长有影响吗?


刘:小学放假不上学时就经常跟妈妈一起去演出厅、后台。所以当我20多岁自己当了话剧女主角时,对演出厅已经是很熟悉的感觉,省去了做调查了解的步骤。对于歌手日常生活状态,风范等,也都是有了解的。




莫:为何决定在香港演艺学院学戏剧?


刘:小时候喜欢唱歌,但不会演戏。当时觉得会唱歌、跳舞,如果再会表演那就很厉害了。于是17岁考演艺学院。当时周围也很多人问为何要去读4年的戏剧。我也是入了学才真正认识戏剧,主要是舞台剧。从读文学开始,了解作家的背景,年代,写作意图,各方面学到了很多。我也觉得人生就此开阔了很多,更有眼界和想法。读戏剧让我不再是觉得凡事皆为非黑即白。读戏剧让我练就了不卑不亢的态度,令我做到更多。


莫:学习过程中也有困难之处,是否想要放弃?


刘:有想过。我们班有很多很厉害的同学,很有天赋。最开始练习即兴表演,我觉得自己不行。我真有想过不读,觉得自己是否没有天赋,不然读了4年之后,还要再改行。但当时有受到鼓励,坚持了下去。




莫:你是在90年代时期出演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被观众熟知,当时是如何拿到机会的?


刘:所有事情都不是安排,当时很幸运。我作为香港话剧团全职演员,我们也经历了选角,我很幸运出演了话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当时的话剧没有很多宣传,不算大制作。那时还小,当年的娱乐圈和舞台剧圈分得很开。但也有不少演艺圈内人士来看。第二年重演,话剧团演了十几场。于是电影想重拍,并用原班人马拍摄。这个戏在那个年代是一个奇迹,投资者没有看好,因为没有明星阵容。导演剧组也很搏,因为觉得入场的时候看到了观众的反应:有掌声,笑声,哭声,所以感觉拍成电影也一定能有收获。果然看得很准。200多万低成本,拍了十几日,也有找些明星来客串。这部电影有很文艺的名字,我们希望不要赔钱,最后收到了回报。




莫:《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从话剧到电影,再到电视剧,都受到了欢迎。作为女主角如何看待这套戏?


刘:如果不将舞台剧改为电影,则没有那么多关注。舞台剧现场观众有限。但电影播放没有地点的限制,可以扩展到更广大的地点空间。


莫:拍摄了《人间有情》?有什么样的感受? 

刘:当时使用了特技,将一些耳熟能详的明星跟我们连接起来一起拍戏。这技术在那个年代还是很新的,拍摄对我来说很新鲜。没有对手,跟空气对戏。有难度,要迁就。当然剧本也很感人,充满温情。讲梁苏记香港卖伞的店铺的故事,从经营到后面要结业的过程。


莫:《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很成功,姚小蝶的角色为你带来名誉,收入等。觉得演舞台剧和演电影有没有什么区别?

刘:没有很大的区别,对于角色本身的质地是一样的,寻找角色,要找到扮演的角色生活的年代,性格,跟其他人物的关系等方面。舞台是有距离的,要让坐在最后的那排的观众听到,感受到。在技巧表达上很不同。我第一次拍电影,剧组赞我适应力很快。我是很注重自己跟镜头的关系,明白与镜头的距离。我对镜头有敏感度,学得快,也演绎得自然。

莫:在电视界拍过电视,在歌唱界出过唱片,在舞台上演过舞台剧,最喜欢那种?

刘:我更喜欢现场,现场唱歌,演舞台剧。我更享受这种直接的沟通。而拍摄和录音可以接触观众层面更多,而且流传的地方和年代更广。当然拍摄录音需要太多技巧,情绪连续不了。我如果休息不好,适应拍摄的状态不太好。有些女演员不同,记得有次见到蔡少芬,我赞她很靓,她说已经4天没有休息了。但她4天没休息还是那么靓。

 



莫:通过《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获得很多舞台剧奖项。会不会介意唱歌一定要唱《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刘:我不觉得。我觉得一个演员,歌手,很幸运出道第一部已经是被观众记住,有一个标记。过了20多年,人们还是想听。我觉得是感恩,没有厌烦。而且因为现场演出,所以每一次观众都不一样。有代表作,已经很幸运。


莫:你选唱了很多梅艳芳的歌,梅艳芳是否影响了你?


刘: 见过几次但不太熟,我父母认识她。她真是影响我们的年代的人,从台风到造型各方面,她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

莫:拿了很多奖,是否觉得拿奖很重要?
 

刘:因为很早拿了这么多奖,所以觉得不重要。回顾起来也觉得很幸运。我其实不太注重奖项,但最重要是让爸爸妈妈很开心。他们开心,奖就值得拿。而且我觉得奖项是一个附加项,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也没有什么所谓。但每一次的表演都会有影响,因为观众来看来听就会深刻印象。并不是说要赚很多钱,要很红,我属于面皮薄,不会台主动争取机会,也是性格弱点。但是我希望如果我身体允许的话,可以演出到老。




莫:也希望你继续为观众带来更多演出。


主持(左):莫少康; 嘉宾(右):演员 刘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