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徐志勋; 嘉宾:太阳娱乐文化洛杉矶负责人 林毅炜


林:电影 Palm Springs,一套较美国的喜剧,1月底进入了Sundance电影节,拿到了好成绩。


徐:这部喜剧在电影节拍卖出了1750.69万美金记录。打破了Sundance电影节的记录。


林:我们都很开心。意外能有这么好的成绩。Sundance电影节,很多好莱坞的导演都是从这个电影节被发掘的。因此很多美国导演都想参与。今年1万5千100部电影报名参展角逐,118个正式入选电影节。16个美国影片参与喜剧单元竞选。我们进入了比赛,很开心。我当时还在新加坡,马上回来参加电影节。1月26日的首映,然后获得了很好的拍卖成绩。


徐:一部美国风格的喜剧,讲述了一个什么故事?

林:很多年前有一部叫做Groundhog Day的影片,就是讲述主角不断重复同一日发生的事情。并在不同的时间点寻找自己之前没有做好的事情。


徐:有关于遗失的情节,一般都是以哀伤、怀念为基调,而这部电影是喜剧,主题新颖。


林:也可能因为是喜剧。今年Hulu和Neon 两大公司花费了很多钱购买,也是天时地利人和。


徐:可否向观众介绍一下关于Sundance电影节?

林:Sundance电影节,专门为独立电影人而设,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独立制片电影节。电影展由罗伯特·雷德福于1984年一手创办,由圣丹斯研究所举办,研究所由25个成员组成。Sundance电影节每年1月末在美国犹他州的帕克城举行。经过这些年的积累,这个电影节已成为独立制片业的重要精神支柱,许多好莱坞的新锐导演都视其为执导主流商业大片的跳板。而好莱坞大制片公司要找新秀,电影节又是不容错过的资源库。

其实当时选择在1月底举办是因为这是那边是最冷的时间,以为这时候好莱坞的电影人是不会去的,这样独立电影制作人就能获得更多的一些机会。谁知洛杉矶的电影人也照样都会去。电影节通常从星期四开始,周五到周日都会有很多人。这也是一种文化。

徐:这也是独立电影人一场盛大的聚会。大家相互交流沟通。其实美国独立电影制片的行业,也很包容,很支持有不同的电影品类。

林:从Sundance出来一般就有好莱坞的电影拍了,所以这也是通向好莱坞的好的渠道。因此很多电影业界人士都希望进入Sundance电影节,而如果拿了奖就更不得了了,对职业生涯有很大转变。当时我们的影片参加Sundance电影节,有报纸报道。后来很快就有好莱坞人的影视人士想跟我聊聊。而通过这次的参展影片,这部电影所取得的成绩为我们提供了好的资源。


徐:说到太阳娱乐,大家可能又熟悉又陌生。一些熟悉电影,就是由太阳娱乐监制的,包括《杀破狼》,《低俗喜剧》等。

林:我们在香港,也有做演唱会。电影主要是在香港和洛杉矶。洛杉矶这边我手头上有14部剧,要找编剧。所以18年,19的时候就在找制片,编剧参与我们的项目。我们还想拍美国版的《杀破狼》,《低俗喜剧》。今年在发行和投资上会多一些。


徐:曾作为电影导演,而现在是自己制片运作整体的产业链,感觉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林: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现在其实14部电影中,有2部还是我自己做导演的影片,希望今年或明年拍摄。做制片的话,要多想一些关于商业的方面。而且好莱坞的制片不同于亚洲的制片方式。


徐:无论亚洲还是在北美,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洛杉矶,都很多差别,Thomas如何电影梦如何从亚洲带到美国?早期在澳门执导电影,你也乐于跟新人分享。你是如何从电影导演再转换到现在的事业?

林:当我拍第一部电影《镜海》时,因为低成本,很快就没钱了。当时就写了一个报告,想找人投资后期。被太阳娱乐的老板看到,他说虽然这部不是他想投资的电影,但如果来澳门大家可以见面,后来大家见面聊得投缘。然后在2018年,我推荐他到洛杉矶UCLA上一个夏天的制片课程。那段时间开始聊项目,觉得可以建立一个在洛杉矶的办公室。我就开始了在洛杉矶的工作。当时我先去找了一个助理,我觉得洛杉矶的办公室对于我们亚洲人在好莱坞的发展开启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希望将经验分享给影视新人,因为当我20多岁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所以这也是我找寻助理的意义。这一行很讲机会,有太多有才华的人但不一定有机会,所以我希望可以将事情做好。


徐:你找到了自己团队,开启了在洛杉矶的工作,但多少也会面临挑战。如何将将富有亚洲元素和符号的影片内容移植到美国,如何讲美国人真正能够明白的,比如《杀破狼》的故事,也是有难度?


林:《杀破狼》是指天上的三个星宿,当组成一定排列的时候,就会影响在当日出生人的命运。是讲关于宿命的主题,但美国人是不太明白的。于是我就讲《无间道》,这是有美国版的电影 The Departed 。美国人是知道的,人物内心就觉得像那种感觉。用对比让他们了解。


徐:用一些西方人能够明白的语言或他们能够接触的事物文化去解释。也尝试作为东西方文化沟通的桥梁,也可以让好莱坞,西方人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徐:开始在洛杉矶的工作,要跟不同的人群合作,参加活动或者事件,从之前导演只用跟演员项目沟通,到现在要兼顾这么多事情,是什么感觉?


林:都是好的。首先我是一个乐观的人。觉得既然有缘分接触就尝试。若我继续想做好导演,我了解市场商业多些,其实可以帮我设计一个好的故事。拍电影听过最好的建议是:如果想拍电影,其实拍摄电影是很小的部分。而如何找到团队来拍电影,如何发行,如何扩散到更广阔的观众群,都是其他的部分。如果没有观众,电影就不成功。因为拍电影很花钱,所以也是团队合作。因此做好了其他方面也教会了我很多。如果我想去当导演,这些方面都是资源。


徐:在影片类型方面,有没有偏好?比如剧情,商业,文艺,悲剧,喜剧


林:我喜欢的电影类型很多,剧情片,恐怖片,记录片都行。


徐:你强调希望给新人机会。在洛杉矶,对于有梦想的人,碰到他们有什么想说?


林:他们抱着很大希望,对未来很有憧憬。但是很多时候,其实在好莱坞不是很国际的地方,而是很local,是一种好莱坞的local。比如好莱坞的音乐片讲述美国高中high school musical,但真实的美国高中其实不是这样的。所以外面的人要进入好莱坞其实不容易。很少有外国人能改变这种情形,如果能很适应local,则会多些机会。因此不能说带着固有的想法。


徐:电影是无国界的艺术,无论哪里的人都怀有自己的梦想,也希望Thomas和更多电影人可以为观众带来好的电影和享受。

嘉宾:林毅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