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于广东省粤剧学校,扬琴演奏家李秋红分享扬琴演艺经历。热衷推广粤剧,让中华民乐悠扬飘至广阔舞台。

嘉宾:扬琴演奏家 Julia 李秋红 


林:最初为什么想报考粤剧学校?


李:考粤剧学校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当时我还是初中三年级的学生,每天忙着备考高中。一天我的音乐老师告诉我粤剧团来学校招生,让我去试一试,我就去面试了。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复试的通知书。后来通过了复试,进入了广东省粤剧学校学习了。


林:以演员的身份考入了粤剧学校,为何转学了乐器专业?又为何选择了扬琴? 

李:转学乐器是因为我的声音,子喉不好(假声)。粤剧演员的要求是很全面的,唱、念、做、打。如果子喉不好,就算其它条件多么好也做不成花旦。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我坚持继续演员的学习,将来在舞台上就只能一直跑龙套。情形也就是我们行内开玩笑说的那样:“出又出先,死又死先,站又站两边。”当碰到有转学音乐的机会,我就去尝试,考过视唱、练耳、音准、节奏,就转学了音乐。选择扬琴是觉得扬琴在乐队里的位置很重要又看到高年级的师姐们扬琴弹得好听,剧团缺少扬琴乐手,我们学校每届也就只招收一个,就选择了扬琴。


林:在粤剧学校学习扬琴的过程中有什么挑战,如何克服?


李:学习过程很困难,我那时完全没有基础,就是一张白纸,连简谱都还不会。要赶上其他基础已经很好的同学并和他们以及乐队伴奏拍和,难度可想而知。技术从初级学起,练琴时间比别人多,勤补习乐理知识,拍和方面,天天听唱腔,梆黄,熟悉锣鼓等等。勤学苦练也终有收获,第一次参加全校乐理竞赛我就获得了冠军。


林:毕业后在佛山粤剧团工作,有什么难忘的经历或演出?


李:在粤剧团的工作生活每天都差不多,演出的季节里隔几天、或一个星期、或一个月就要换一家剧院,换一个舞台。到了地方就拆卸道具、物资、布台、排练、调音、化妆、演出,一套的工作流程不变。不外出演出时就在团部练功,练琴,排新戏,开会。剧团的生活是很有意思的,那时我才19岁,随团演出省、港、澳,珠三角都走遍,接触不同地方不同风物,增长见识。演出过程中又有一些有趣的意外发生,如某个演员上台时匆忙间忘记挂上长胡子。这么多年每当回忆起那段工作生活还是很开心。


林:乐团合奏,团队如何更好的配合?

李:首先要熟悉乐曲。最完美就是每位乐手自身都具备比较全面的音乐素质,在音准、速度、力度、节奏感、演奏法,演奏标记都表达准确。主奏要起到指挥作用。乐手的听力,除了熟悉自己的部分也要关注到其他的声部。尤其在演出过程中有时会有意外发生,要能迅速调整,才可以配合得和谐默契。


林:在美国不同州生活,从纽约到内布拉斯加,林肯,再到了南加州,你一直推广广东音乐。哪里的机会更多一些?

李:相比起来,在加州机会更多,社团多,文化活动多,资源多机会自然更多。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二十多年前住在纽约州一个大学城,绮色佳,距纽约大概4小时车程,康奈尔大学就在那里。那时华人极少,我曾受邀在康奈尔大学艺术馆演奏过。当时大家很惊艳,从没听过广东音乐,是这么欢快热闹!第二天当地报纸就报道了。在内布拉斯加,林肯华人也很少,我们利用不多的资源组了一个小乐队。到了加州以后的活动,观众数量,乐队的阵容,都明显大多了。


林:现在的演出,会选择弹奏什么曲目?


李:如果是我个人的演出,我一定是选广东音乐,宣传一下岭南的文化。如果和乐队合作就会什么都有些,根据乐手水平和不同的情况选曲。比如以前在内布拉斯加.林肯,那里华人少,我们也常演奏一些美国民歌,象《噢苏珊娜》,《Going Home》都很受欢迎,每次一弹到这些曲子,大家都会跟着唱,气氛很热烈。


林:自己在演奏方面还有哪些新的尝试?

李:在演奏方面,我一直都是传统的路子。但是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自己弹自己唱,我就很想尝试一下,不拘唱什么。我想先从自己熟悉的粤曲开始,唱平喉。去年我回广东,就回佛山粤剧团跟师傅学唱粤曲,可惜就是时间太短了。


林:对于现在东西融合音乐的看法?是否会有冲突?如何平衡?


李:这方面我一直都是很赞赏的。只要是作品好,融合得好的。拿广东音乐来说,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一些先驱者致力改革,推动广东音乐交响化,我也不会重新用心关注广东音乐。虽然我是粤剧出身,但是从仅仅一份谋生的工作到用心去关注它,懂得欣赏它,了解它,喜欢它,完全是两回事。

我觉得文化艺术本来就是流通的。东西文化的接触、碰撞应该是更能产生新的思想。大家其实已经看到现在是很活跃的,很多打破文化和风格障碍的新作品、新组合都相当的好听,让人耳目一新的。


林:2019年粤剧申遗成功十周年,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粤剧未来的发展机会?广东音乐未来发展与创新?

李:这方面很难预料。但我个人的看法比较积极。从我在粤剧学校学习那时就已经在讲粤剧不景气,要改革等等。这么多年过去,粤剧还能一直生存在岭南,省、港、澳和海外粤籍华人当中,就说明这颗南国红豆是有它独特的魅力的。申遗成功后,加大了保护力度,推出各种宣传,推广、培养接班人的项目。

现在国与国之间文化交流频繁,民间社团的活动也丰富、活跃。国家的经济发展,去追求了解传统文化的人会越来越多。当然,粤剧毕竟是一个地方剧种,有它一定的局限性,我们不能把它的普及度和流行音乐、电视剧相提并论。

广东音乐的未来发展也都离不开创新的,岭南音乐人一直都没停过探索尝试。现在年轻一辈的早就不满足于那几十首传统曲目、传统组合、传统技法演奏了。现在新作品、新组合,包括爵士、摇滚都有,层出不穷。相信未来会是一个活泼的,年轻朝气的,大胆创新百家争鸣的一个时代。


林:如何推广粤剧、广东音乐文化至更广阔的受众群?海外的华人可以如何协助粤剧、民乐文化传播?


李:让大家了解粤剧,通过建立粤剧博物馆,成立少儿粤剧培训基地,戏曲走进校园,走进社区,使传承后继有人。举办各种戏曲比赛、表演,进行宣传推广。专业团体方面一直致力探索改革,推陈出新。如近年广东省粤剧院有几个新戏《白蛇传.情》,《谯国夫人》都是令人欣喜的好戏新戏。无论是唱、念、做、打,还是音乐、舞美、灯光、服装造型,方方面面都唯美大气,美轮美奂!看这些戏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这些宣传、推广、传承、创新种种的措施已经看到很明显的效果。海外华人、社团也可以多组织一些相关的活动,促进两地的文化交流,海内外相互了解、互动、交融,这样对传统与创新都会是很好的传播作用。


林:未来自己在粤剧、民乐传播方面有什么目标、计划?


李:继续积极参与社团活动,文化交流活动,中美两地跑跑,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嘉宾:扬琴演奏家 Julia 李秋红 ; 主持:林雯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