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啐你,又怕玷污了我的唾沫!


这两日,以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有人骚扰!我要跑步”的澳籍跑步女和叫嚣“隔离区也要保障人权!自来水有杂质!我要喝矿泉水”的意大利女留学生为代表的“巨婴”,让国人心中怒火中烧。


“那些把国家当保姆,任性吃喝拿要的巨婴们,国家有保护你们的责任,但没有惯着你们的义务!建设祖国你不在,享受福利你比谁都快!我们中国,不养巨婴!”


是啊,明白人都知道,这些巨婴不是国家养出来的,大概率是其家庭养出来的:


“要矿泉水那个,就该把她爹妈找过来伺候她,顺便教育一下他们怎么养了这么个玩意儿出来!”

“最想骂的就是那个意大利留学女学生,祖国给你敞开大门让你回来避难已经对你很客气了,祖国人民这么多天了,都是这样过来的,凭什么你就得特殊待遇!你还一肚子意见,就问你一句,你嫌祖国这不好那不好,你回来干嘛的,你回来干嘛的!!你回你的意大利啊,还有这女孩的爸妈麻烦管好自己孩子,出趟国就飘起来了?别回来丢人了!”

“本来就不是留学生的问题而是家教的问题,就跟孩子小不代表熊,大人老不代表品格好。那些千里投毒,拒绝隔离,肆意妄为的肯定是家教有问题。”

……


其实,很多家庭养“巨婴”的问题一直存在,只是今年被非冠肺炎炸得更加暴露。巨婴的最大特点,就是心中只有“我”。“对于巨婴来说,看见别人,体谅别人的感受,尊重他人的付出,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我听朋友讲过一个60岁的“巨婴”的故事:


/


这个60后巨婴是家里第一个孩子,而且是儿子。所以,虽然生在农村,但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比他年幼的三个妹妹、一个弟弟,也从小到大被教育着要敬爱这个大哥。


60后巨婴要结婚了。其父母给盖好了房子,置办好了家具,拎包入住。结婚后的巨婴,在媳妇的撺掇下,慢慢地把父亲一手创建的工厂变成了自己的,却哄骗着继续让父亲、弟弟给自己打工,免费的那种。直到几年后弟弟要成家了,父亲央求巨婴给弟弟一些钱结婚,巨婴严词拒绝。从此,父亲、弟弟艰难地另谋出路,巨婴潇洒地过着村里富裕阶层的生活。与此同时,巨婴的孩子还得让母亲给养着,巨婴的媳妇还时不时地与婆婆上演婆媳大战。


终于,福兮祸之所伏。巨婴婚外情被媳妇发现,媳妇一哭二闹三上吊,抛下他和两个孩子走了。怨天尤人、无心经营的巨婴,搞得工厂的生意也一天不如一天。几年的光景,巨婴一家就成了村里的困难户。


从结婚开始就完全没有父母帮助、要靠自己独立谋生的巨婴的弟弟妹妹,都在艰难地爬坡生活。即使艰难,也力所能及地帮着巨婴和孩子。但毕竟能力有限。谁知道,就因为弟弟妹妹所帮甚微,巨婴极度不满,对弟弟妹妹恶语相向,逢人便说弟弟妹妹对自己和孩子不管不顾。


热脸贴冷屁股多年之后,弟弟妹妹依然换不来巨婴的一句认可。在巨婴的耳濡目染下,巨婴的孩子对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也没有丝毫的敬意和爱意。不知道是被巨婴气得,还是为巨婴所累,巨婴的父母先后病倒、离世。


从此,这个家,散了。


/


这就是巨婴,因爱开始,以恨结束。


你的家,还敢养“巨婴”吗?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

  THE END  


亲朋道义因财失,父子情怀为利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