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莫少康; 嘉宾:电影导演 刘香萍 


莫: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拿了4个大奖,让大家对很多亚洲电影另眼相看。刘香萍导演如今也拍了一部电影《许愿树》,也已在一些地方上映过,在一些国际奖项拿了奖,是什么奖项?

刘:初期是一个预告片,在香港有个叫亚洲品牌奥斯卡,颁发了一个最佳创意奖。有几个演员也都拿了奖,包括男主角拿了最佳男主角奖,我女儿作为女主角拿了最佳戏剧奖。很多人问是否安琪是我的女儿所以才请她来拍戏,其实不是,而是我觉得身边已经有个这么优秀,自然的演员。


莫:所以就找了女儿担任《许愿树》女主角。当初为什么想拍这部电影? 


刘:电影是讲关于愿望和成长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愿望,并且都要很努力去前进。虽然人生有困难,有不开心,但每一个对与错都是一个机会,教训,只要知错能改,就能得到想要的愿望。也讲年轻人心底的话。

几年前,香港的老朋友建议我回香港拍电影,我觉得可行。当时在19961997年的时候,安琪在一部电影中饰演一个小朋友,电影内容讲的是由于父母离婚,这个小朋友不情愿回去。我就对女儿讲,现在你长大了,可以饰演一种以年轻人的角度看不同的地方的生活。于是这部电影故事的设定就在洛杉矶,女主角Kim在洛杉矶出生,在德国读大学遇到了男主角求婚,由于从小受到父母离婚影响,于是她担心产生情感危机,于是带着困惑回到香港,回到久违的故土,去找寻脑海中的香港印象。各地的文化冲突、家族亲友和朋友间真挚的感情故事,在一系列碰撞与感动中,Kim逐渐看清真爱,经过很多努力去争取。


莫:电影融合了很多元素,那编剧方面是否自己负责还是有人帮?


刘:编剧方面的话我很幸运,这是我导演的第二部电影。我想如果要拍一个全世界都明白的电影就用英文。我女儿在德国出生,在纽约读书,所以她的英文很完美,我就找她帮我编写所有的英文对话。由我说故事,她写下来。是妈妈和女儿的合作。


莫:在戏里,也有很多演员参与,包括米雪。当时为何找米雪来拍戏? 


刘:我跟她很有缘,70年代的时候出道,我们被邀请到洛杉矶照相,颁奖。我很早就去了欧洲,读书,所以学习了很多德国专业制作的方面,我们也都保持联系。我离开香港前拍了起码5部电影,电影有跟洪金宝演《肥龙过江》,跟许冠文许冠杰演《半斤八两》等。我出道的第一部电视剧是《浪淘沙》,当时东南亚都在追这部剧。


莫:米雪在这部戏中的角色是什么?

刘:饰演Kim的阿姨。


莫:为什么自己不在这部戏出演?

刘:上一部电影当时是我自己写好剧本,想找一个厉害的导演。我在欧洲演了40多部电视电影,洲是很幸运的,所有亚洲的角色都演过。在欧洲,看了拍摄制作队伍,于是慢慢培养自己在幕后的发展。 



嘉宾:电影导演 刘香萍


莫:所以你在《许愿树》电影里是有专注于幕后的发展。男主角是谁?

刘:是一德国影帝萨宾·塔布瑞亚。香港这边有吴嘉龙,以及有星二代洪天明。很多演员都是来帮我,比如米雪,她是很辛苦抽出时间帮我。当时我们去三藩市做演出,她还说下次写多些戏给她。


莫:关于电影的制作费用贵吗?

刘:反而是机器,后期剪片等花费贵。当然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人力方面也是尽力找,收音师是这边请的。电影摄影师也是获过很多奖项。幕前肯定是找会演戏自如的演员。 


莫:证实一下有多少花费?


刘:5000万港币。


莫:是一部严格制作的电影。在北美什么时候可以看? 


刘:我们计划走一个巡回, 有拉斯维加斯,旧金山,圣地亚哥,西雅图,温哥华,多伦多,再到纽约等。有人提议参加更多电影节,戏好是最基础的要求,但也要很多钱去宣传。我拍这部戏其实并没想到要拿奖。去年9月,收到的香港影业的电话,问有没有兴趣参加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我觉得可以一试。于是9月份先在香港上映了给观众看,观众给了很大的力量,我就正式报名参加电影竞选了。


莫:你很早入行,当时为什么想入娱乐圈?

刘:我从小希望做歌剧演员。从英文书院毕业时闺蜜让我一起报考电视电影班,我就陪闺蜜考。当时是2万人还是5万人,只选50个人。他们觉得我适合演电影,去了邵氏训练班,最后一期,任达华是我的同学。当时有学骑马,打功夫,电影理论,写剧本,跳舞,唱歌各方面,很有趣。训练班结束后,我觉得自己还积累不够,就想再读一年电视电影,我同班同学对戏对手有万梓良。半年之后一个角色挑选,我就去了面试。


莫:你喜欢演戏,唱歌活跃在幕前,又为何在幕后发展? 

刘:是机缘巧合,自动发生的。我在欧洲演电视或电影,被邀请参加红地毯,跟导演,制作人交谈,他们觉得我有投电影的能力,于是让我到好莱坞买电影,当时在比弗利山庄买了很多电影后来都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