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蔡雷;嘉宾:伍雄杰 律师

蔡:很多民众会从美国寄包裹到中国,或者是从中国寄到美国。物流方面遇到的问题该如何解决,今日节目有请专精商业诉讼的伍雄杰律师分析物流纠纷频出,如何合法维权的话题。

蔡:现在物流很方便,但有时也会发生寄失包裹,几个月收不到包裹的情况。近期就有这样的案件起诉?



伍:包裹丢失或很久收不到的情况也有。最近的一案件是关于一家叫重点物流的公司,它有5间分店,在华人区。大概有470480多人去寄包裹,但后来却都收不到包裹。原因方面正在查询,这么多包裹一般不会寄失,或被海关扣留,或根本就没有寄出。失主们去到了Monterey Park警察局报案,但警察局不会处理这案件,因为这属于民事,不是刑事案件。

蔡:如果是商家吞藏了包裹,也不构成刑事问题?

伍:很难讲。因为当时是以生意形式,合约关系。如果是商家没有寄或私自藏起来,更多是属于违约。至于是不是有牵涉到欺骗,有可能。如果最开始就没有想寄走包裹或者是想将包裹转手卖出,就牵涉搭到欺骗行为。情况很严重可构成刑事。但基本多数还是属于民事案件。

蔡:但目前还是难证明,因为没有证据。如果是失主在市面上已经见到自己的物品,那就有证据了。基于现在大家都在猜测阶段,就需要通过民事处理?


伍:刑事案件的证据要求较高,所以比较难。而且商家如果拿出些证据或理由,解释当初并不是欺骗,就更不易告。民事上的欺骗行为更加容易证明。 

蔡:这次的情况并不是几个包裹不见,而是大家寄的包裹都不见了。如果12个包裹不见可能还算合理,但成批的不见就有些问题。有些快递公司可能贪便宜,就不买保险。

伍:这些快递公司如果本来就没有打算寄出,但就算买了保险,也不一定会赔给你。

蔡:一般普通民众可能只寄几个包裹,只是损失了一点钱,那是否也值得再去找商家,甚至是去打官司?一般民众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伍: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如果人人都怎么想,大家的物品价值加起来就很多了,而且会导致将来发生同样的事情,让更多人受骗。因此可以选择集体诉讼。只要有一个人代表这个集体去告就行,谁愿意当代表去都可以,但是要坚持打下去,代表类似遭遇的一个集体。 



嘉宾:伍雄杰 律师

蔡:所以人数多会比较有利,因为打官司也有各方面的支出。

伍:在选择代表方面,只要是其中的受害人之一,就可以代表整个集体,也可以有1-3个代表,但并不需要太多。

蔡:是否需要金额达到一定数量,或者人数达到一定数量?

伍:价值其实没有规定。当然人多的话一起出力。比如之前案件的400多人,加起来都可能有几十万美金。领头人代表也不是白出力,按照比例,除了拿回自己的那份赔偿金,还也可以从法院领到另一笔钱。

蔡:所以大家可以齐心集体诉讼,追讨损失。那损失方面是如何计算的?

伍:一般来说,在集体诉讼的时候,如果公司有钱或公司老板有钱的话,都可以告。虽然诉讼公司的名字,但也可以告老板,让老板负责。另一种情况是,一个老板同时拥有AB两间公司。老板之前将A公司的资产转到B公司。因为B公司作为继承的公司,所以大家也可以同时告AB两间公司。

蔡:所以可以告本来的公司,可以告公司的老板,或者新继承公司、兄弟姊妹公司。

伍:对,有些公司同时存在,比如有一间公司负责订单,另一间公司负责出货。只要是同一个老板负责,可以全部告。

蔡:目的是希望多些资产,不然失主就算是告赢了,商家都没有钱赔。

伍:有些情况是物流公司报低价钱,结果被海关发现,就多罚款,重走正常通道。还有情况是商家根本就不想寄,还把包裹卖出,这就是欺骗手段。私自留下各种物品,就属于赃物。同时当商家卖出的时候,如果买主知道这些是赃物但还是买下,就也要负责。官司中不仅要付货物的钱,还要另罚3倍,以及付律师费等等。

蔡:如果买主不知道呢?

伍:法律上说的是明知应该知道。因为一家物流公司,卖出各种各样新的物品,衣服,包,化妆品等等,而且价格低售,买主应该是有可能知道的。


蔡:所以买主要多加警惕,如果发现这种连带关系,就要小心。另外,如果是商家自己破产了呢?


伍:要先看商家是否符合破产要求。小公司要做破产一般会是第七章,直接破产。不会是做第十一章的资产重组。第七章中看有什么资产,要看之前是否有资产转移。如果没有资产,做不做破产也没很多的区别。但是公司破产,不等于老板就不用负责。可以继续告老板个人。 


蔡:但如果公司破产,老板自己也破产,个人也没钱怎么办?


伍:都没有钱那就没什么办法了,也追不到钱。

蔡:所以还是要提高警惕,特别是现在这么多的物流公司,也不知道他们资产如何,有没有经验,有没有被追债等问题。尽量要找大间,正规的物流公司。

伍:或可以问老板肯不肯个人担保。如果签了个人担保就容易证明。

蔡:如果真得不好运遇到了包裹频频丢失没有合理解释,大家可以通过集体诉讼一起告。


伍:一般集体诉讼,很多律师,风险代理有时也不需要客人先付钱。只需领头人先跟律师沟通,争取自己和集体权益,再由律师出庭,赢了诉讼后再将索赔赔偿给大家。所以这既帮自己出头,也帮大家出头,更惩罚了被告人。

蔡:不管价值是多少,不能助长这种恶性欺骗行为,应该运用合理的法律来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