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吴清芳

因为Papi酱孩子随父姓,网络上吵翻了天 ,可吵得实在是没什么营养,所以想说道一二。

首先,那些键盘侠、杠精、伪女权主义者对Papi酱的攻击肯定是不对。但他们既然是键盘侠、杠精、伪女权主义者,与他们吵,毫无意义。所以Papi酱置顶去年讽刺“挑刺狂魔”的视频作为回应实在是明智之举:

“网上和身边永远有一群‘挑刺狂魔’,别人说什么他们都能挑出刺,别人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有问题,真不知道是能冒犯到他们的点太多,还是挑出别人的‘毛病’能让他们有优越感。”

我们永远都无法叫醒装睡的人,除非装睡的人自己决定醒来。所以,我们花时间、精力、资源在这些人身上,实在是得不偿失。或者,为了规避这些人对社会的危害,我们应该探讨其他的有效路径,而不是与他们争吵,反倒给了他们更多释放毒气的机会。

其次,如果真要利用网络平台进行讨论,我想真正值得讨论的应该是背后的冠姓权自由吧。有网友说冠姓权不重要,说“和每一个女息息相关的反家暴、保护女童、平等工作机会、夫妻共同产假和消灭隐性歧视都抗争的怎么样了?天天操心无关痛痒的冠姓权”。但现实中,冠姓权并非无关痛痒,相反,它正在切切实实地影响着很多家庭的幸福和整个社会的和谐:

“我是女生,极端女权不可取,但就冠姓权的问题,我是真不认为男女平等了。喜欢逛虎扑,前不久虎扑有个贴子,说他老婆怀了双胞胎,和他商量一个随父性,一个随母性。他爸爸不答应,说如果随母性,以后就不会给外姓孙子财产(虽然隔代也分不大到),他不知道要不要答应,所以发贴来问问。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结果一大半的虎扑回贴说爷爷做得对,就不能让孩子跟母姓。我真是一脸黑人问号,心口不一的人也太多了吧,怼田园女权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回贴说不是能商量着来吗?结果一群人来回复我,要商量就结婚前商量,找愿意随母姓的人结婚去,结婚后怀孕了再说是什么意思?我无语,女生能算到自己怀双胞胎吗?怀双胞胎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这个要求很过分吗?竟然有那么多人反对。现在对线打拳都是说‘我们’愿意让孩子随母性,商量着来好了。可真落到个人去商量时,你们又觉得女性是在没事找事,就会说你找愿意的人结婚去,别找我。这是愿意吗?这是口嗨!”

“因为是家里独生女,曾经跟前任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当时回我的第一句是‘你家是有什么皇位要继承吗?’,瞬间把我点炸了……虽然最后分手这不是直接原因,但我给出的分手理由是‘我们走不到最后’,这件事在这个理由里占了不少。”

“和前男友谈过这个问题,我说生二胎一人姓一个,他就不乐意,还跟我说和我姓的小孩财产还要从我这边出吗?我当时听了就不高兴了。孩子是我生的,我就不能允许他冠上我的姓吗?”

“曾经有相亲对象,在见过几次面后提出今后不论有几个孩子都得随他的姓,说是原则问题,不容商量。然后我觉得没必要有然后了……”

“婚前说好一个和我姓,结果一胎女儿的时候说第一个生的要和老公姓,二胎怀孕的时候查出来是女儿和双方父母都说好和我姓,结果生出来是儿子,得,肯定又和老公姓。老公说把女儿名字改一下,我说女儿上中班了,万一她觉得生了弟弟自己都要改名字了会让她觉得父母偏心,又改不成了,我爸妈还想让我生老三,和我姓。时不时说给两个大的市区一人买一套房子,村上的别墅给老三。压力山大,不是生不起,是教育太头疼。唉……独生女烦恼啊!”

“老公一开始说二胎跟我姓,等真怀了怎么都不同意,必须跟他姓 ,差点离婚。最后还是我退让的……”

“我家两个小子:一个跟他爸爸姓,一个跟我姓,本来觉得挺好的。但有一天老大回来和我说,因为他每天放学都等着弟弟一起回来,他同学们都问他弟弟是不是他亲弟弟,就因为他俩不是一个姓……”

“两个姓会造成矛盾。有一家儿子跟老公姓,二宝女儿在老婆和娘家人一再要求下跟母亲姓了,结果爷爷奶奶立遗嘱时遗产没有孙女的份,爷爷奶奶的理由就是没跟男方姓,不是本家人。”

“理想的状态固然是女性有权利选择,但现实中女性真的有权利做选择吗?即便在很多双职工家庭,女性同样为家庭带来收入,同时还因为生育付出更大的成本,冠姓权却依然被默认属于男性。随母姓的孩子受到非议不是因为随母姓有问题,恰恰是因为冠姓权默认归属男性,随母姓才会受到恶意揣测。哪天随父姓随母姓的孩子一样多,大家不为这破问题争来争去,无论孩子随谁姓还是自创个姓都不会遭受非议,才能说女性在这个问题上有选择权。”

……

看看吧,这就是我们的家庭现实和社会现实。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2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但千百年来重男轻女、男权社会的传统还是在深刻地影响着很多人。

2017年,中国青年报曾经做过一个“二孩时代,孩子跟谁姓”的调查,有2302名受访者接受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认为孩子随谁姓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的超过了半数:55.4%,而在这其中,男性受访者认为孩子姓什么很重要(65.2%),显著高于女性受访者的比例(46.2%);47.5%的受访者认为孩子应该随父亲的姓,54.7%的受访者能接受孩子随母亲姓,23.2%的受访者则表示对此不能接受。

所以,请不要说冠姓权无关痛痒、不关紧要吧,如果有时间精力,是着实可以为推动冠姓权的平权出一把力的,但切不可从一种强权到另一种强权!在我的家庭里,截至我这一代,还没有实现冠姓权自由,唯有希望通过我辈的努力,下一代可以实现,爱姓啥姓啥,不需要有任何压力。

/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