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75年生人,硕士毕业,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社会中典型的1%精英。无奈刚上初一的女儿,经过6年小学,已经与妈妈水火不容,朋友只得临时救场。为了有个良好的开局,朋友提出与女儿来一场数学考试,因为他可是当年货真价实的数学学霸。一场考试下来,朋友的自信荡然无存,做题速度不如女儿、考试结果也比女儿差了点,甚至他被女儿嘲讽“还不如妈妈”。朋友终于明白妻子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原来妻子真的陪着女儿把学又重新上了一遍。“我女儿开学发新书,我妻子会再买一套书留自己学习用。说如果不重新学一遍,就没法辅导女儿的学习。我还一直对此很不屑。除了这个,我妻子还学了钢琴、画画等。”


“生养一个孩子,真不知道我们是当父母,还是自学成才、当老师?!等你孩子开始上学,你们就明白了!”


是啊!我的女儿还没开始上学,我对此还没有切身感受,但周围亲友们的各种花式吐槽,已让我有些不安。难怪今日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关于给小学生家长减负的提案》得到了热烈响应:


“身边很多朋友一沾孩子作业都鸡飞狗跳的,累一天还得给孩子做手工画图做PPT,国家早该干预了,到底是孩子上学还是家长上学,老师也没脑子,布置作业不会考虑孩子的承受能力啊!家长就是太老实,总怕自己孩子脸面不好看,别人家孩子都有,家长要联合抵制不正常的作业!我们小时候也没这些花花作业,不也照样小学毕业了!这个委员真好,强烈支持!”


……


不得不说,范小青委员的几点论述也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社会有分工,家长不是老师,家庭教育主要在孩子的修养、品格,道德以及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等方面,而不是具体教孩子怎么做作业。”


“如果所有这些本应该学校完成的工作,都要由家长辅导完成,那么老师干什么?老师一定会说,在学校来不及完成。如果说老师在校来不及教,学生在校来不及学,那无疑就是顶层设计不合理,教育大纲出了问题。”


“小学生的父母亲,三十多岁,正是工作压力最大,人生竞争最激烈的阶段,如果全部用来辅导孩子,这样的人生简直就是‘入坑’!”





是啊!术业有专攻。我们越是感慨“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 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越是该让为人父母者有时间有精力去上“家庭教育”这门课,而不是让“家庭教育”让位于“学校教育”,让父母和老师把全部时间精力都花在“学校教育”上。长此以往,家庭教育的缺失,该由谁负责呢?受伤受害的不还是孩子吗?


而且,即使为人父母者有学历有能力,可让他们为了孩子的“学校教育”放弃自己的专业特长、改行当“老师”,这不是社会的倒退和损失吗?虽然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但此“老师”非彼“老师”啊!


所以,请该清醒的部门清醒吧,请让父母和老师各归各位,该负责家庭教育的负责家庭教育,该负责学校教育的负责学校教育,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

  THE END  


你有没有在亲手缔造女儿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