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成年人,大多知道这就是人生的真相,但能坦然接受者寥寥。然为人父母者如果还对此执迷不悟、抱有幻想,伤害的就不只是自己,还有与自己骨血相连的孩子。一如电影《春潮》中的母亲纪明岚。她为了成为城里人嫁给了丈夫,却又对其百般嫌弃、咒骂。为了摆脱丈夫,她裹挟着女儿郭建波去一次次举报。摆脱了丈夫的纪明岚,把对丈夫的嫌弃、咒骂又转嫁到了女儿身上……“如果不是他(丈夫),如果不是她(女儿),我一定不会遭受这么多这么多的罪,我的人生一定可以如何如何美好!”这应该是纪明岚从结婚到病倒、贯穿一生的心理独白。每这么想一次,她对丈夫和女儿的嫌弃、咒骂就增加一分。于是,纪明岚的一生都活在抱怨之中,郭建波的一生因此痛不欲生,甚至郭建波的女儿郭婉婷也未能幸免……



一个母亲的错误选择,却让三代人买单,这是多么惨痛的惩罚啊!也许很多人会说这只是极端情况。但其实有很多父母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把对生活的不满,转嫁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对孩子各种数落:


“感觉我和郭建波的经历很像,母亲恨了父亲大半辈子,连带着对我也不太喜爱。她没有带我睡过觉,没有陪我去过动物园,甚至从不参加我的家长会。记得小学时,有次要写命题作文《我的妈妈》,周围的同学都思如泉涌,只有我,竟然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最后哭着交了白卷。”


“我的母亲,总是逼着我去恨我父亲对她的不忠诚,但我劝她离婚时她又一脸惊讶的说男人犯错就离婚吗?离婚对家庭对孩子不负责任。于是又回到了听她控诉我父亲,而且从我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里面去猜想我们是不是更爱爸爸。终于,三十二岁的我无法忍受,今年初和她在心理上断绝了关系。我们现在,只是形式上的母女。我,想要摆脱她,可是终究……越来越像她而已。好在我的先生很好,像个导师一样领着我走‘正道’。”


“我妈在外是老好人,可只有对着我时,才会抱怨所有人,抱怨我爸,抱怨婆家;对外矛盾,总大事化小,息事宁人。在我人生路上,我未见她对我有何指引,却总在事后认为别人家孩子都比我优秀。唉……隔阂消不散!”


“北方家庭非常重男轻女,由于我母亲的妹妹生了男孩,而我妈生了女孩,整个大家族的家庭地位就会特别的低。她心中的怨气都会撒在我身上。不仅好好学习超过表弟,从小还么承担家里大小事物,稍微不满意身边有什么拿起来就打。还边打边骂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祸害,到底谁祸害了谁还不知道吗?”


“我也是郭建波,人生刚过完第一个母亲节。到现在也没告诉我家纪明岚我的郭婉婷的存在。影评有拉锯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有些人感到自我心中的母亲形象受到冒犯,而我只是看到我心中的母亲形象搬到了荧幕上。。我知道她有她命运与时代对她的不公,我姥姥也是厌女,我妈妈更是将她嫁给我爸后的不如意半生都咒骂在我身上,‘我要不是学人嫁老公,生下你们……’恶毒之语不绝于耳。而去年我表姐嫁得一公务员,她又酸了,电话那头教我嫁人,我旋即挂了。我时而想起她的半生不易替她心酸、为她心疼,可真要拿起电话,又难以温情。我只能去更加认清我的桎梏,在我的婉婷面前无声地消解好再来执手她的健康成长……”


“我妈和我爸离婚把我带出来,我是听着她不幸的遭遇长大的。她恨我爸,也要我跟着恨他,我如果否决了就是不理解她,经常说不是为了我她早死了,我活着很有压力。也慢慢的变得不想听她说话。长大后的我性格是有缺陷的,渴望父爱的,却又不能背叛我妈,不能接受我爸的爱。这一生我都过的很辛苦!因为我是带着恨长大的!”


“我妈妈就是这样:我们家三个孩子她总是跟我说,如果不供你上学只供你姐和你弟弟的话我很轻松。可能是我的出生就是不讨喜的。所以我就是她一个不得不做的附加题完成就行不必在乎结果如何。也不想纠缠,可是感觉越长大童年的那些印记越清晰。睡梦中常常回到童年,一个个场景如此真实。多少次梦中大喊却发不出声音,最后哭醒。”


……


“人生中最困难者,莫过于选择。”但爸爸妈妈们,作为成年人的你们,已经有选择的能力。所以,如果做出选择,就请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不是要求孩子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拿自己的错误惩罚孩子,实在不该是成年人之举。


/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