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中秘鲁已经成为了世界美食地图上的热门地标。无论是米其林餐厅的红花榜上还是“世界50佳餐厅”的排行榜里,都经常能见到秘鲁的身影。

 

以往人们很难将一个南美的发展中国家与美食联系在一起。说起秘鲁饮食,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羊驼肉和豚鼠肉,但那并非是秘鲁饮食结构的全部。秘鲁菜其实深受中餐、西班牙菜、日料等众多菜系的影响,经过了舶来品本土化的过程,演变出了他们丰富的、独具一格的饮食特色。

1

受到中式料理的影响

小编有一个朋友来自秘鲁。虽然顶着一张外国人的脸,却有着中国人的姓。混熟了之后才知道,朋友的爷爷当年来秘鲁做劳工,后来与一个善良美丽的当地女孩坠入了爱河,于是就有了他这一家子人。像小编朋友这种情况的家庭在秘鲁并不少见。因为一纸劳工合同来到了异国他乡,而后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并把家乡的文化在异国延续、传播了开来,这其中就包括饮食。许多华人在劳动合同结束后留了下来,而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做起了海外华人最常见的生意之一 ——开餐馆。听朋友说,小的时候每到周末,他们都会去中餐厅吃饭,而中餐厅在秘鲁话中的发音是“Chifa”,像极了中文中的“吃饭”,这让小编惊讶不已。

吃货小百科:在秘鲁首都利马随处可见写有“CHIFA“的餐馆,这是秘鲁中餐馆特有的招牌,也是中餐在南美古国秘鲁留下的饮食文化印记。 “CHIFA”源自广东话“吃饭”的读音,据记载,160年前,中国东南沿海大批华工来到秘鲁开矿筑路,每当送饭就餐时,华人厨师就会用粤语高喊“吃饭” ,久而久之,秘鲁人就把吃中餐称作CHIFA,而这个词后来也被收入了当地词典。 


朋友看出了小编对秘鲁饮食文化产生出的浓厚兴趣,于是邀请小编在洛杉矶东边的一家颇为有名的秘鲁餐厅用餐。餐厅并不豪华,格局甚至与港式快餐极为相似。上坐,由朋友负责点餐,望着开放式厨房里的刀光火影,竟然有种在中餐厅的错觉。不久后,几道饭菜上桌,这种错觉竟然变得更加真实起来:


朋友为小编点的是有秘鲁国菜之称的秘鲁炒牛肉“Lomo Saltado”。这道菜可以說是祕魯中式混搭料理的始祖。Lomo指的是牛里脊肉,Saltado則是炒的意思。這道菜基本上就是将牛肉条加上蕃茄、青椒、洋蔥和炸馬鈴薯條一起翻炒,通常會跟飯一起盛在盘子里端上桌。这道菜无论是调味还是口感都像极了港式餐厅里的黑椒牛柳,却又多了些粗旷的锅味。


朋友为自己点的是秘鲁海鲜烩饭(Arroz con mariscos)。米粒饱满弹牙、颗粒分明,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像极了中餐里的海鲜炒饭。

2

受到西班牙料理的影响

1532年,弗朗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带领军队征服印加帝国,开启了西班牙殖民时代。在他们为当地印第安人带来大量苦难的同时,也让当地人认识了蒜、醋、小茴香等调料以及牛肉的味道(当时的印第安人主要食用萌萌的羊驼)。在被殖民的那一段时期里,西班牙的饮食文化深深的影响了秘鲁的饮食文化。并且这种影响一直在延续加深,以至于现在人们问起秘鲁饮食与西班牙饮食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已经没有人能明确的划分了。

3

受到日本料理的影响

20世纪初,大批日本人也漂洋过海在秘鲁定居,对秘鲁美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目前在欧美餐厅大为流行的塞维切鱼生(Ceviche)就是受了日餐影响的秘鲁原生美食。据说西班牙殖民者将青柠和洋葱从地中海带到了秘鲁,并结合秘鲁丰富的海产创出了这道菜的原型。不过与后来的塞维切鱼生不同的是,新鲜的生鱼要用柠檬汁腌制一个礼拜,等鱼肉变成白色之后才可以食用。而在日本移民到来后,日本人食用生鱼片的饮食方式影响了这道菜,最终变成了现在现在这道只需腌制几分种便可食用的塞维切鱼生。

4

受到法国料理的影响

法国大革命后,一些为法国贵族工作的厨师失去了工作。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来到了秘鲁,将当地美食与法国烹饪传统相结合,产生许多新的食谱。浓香鸡丝饭(Aji de Gallina)就是其中的一道,奶油、奶酪和黄辣椒酱熬制的鸡丝搭配米饭,通常还有煮鸡蛋和紫橄榄。

5

受到非洲大陆的影响

烤牛心(Anticucho)这道平民小吃的创造者是非裔秘鲁人,也是秘鲁街头最受欢迎的小吃。在西班牙殖民时代,庄园主雇佣了大批非裔奴隶,由于阶层差距,奴隶们只能分到主人们不要的牛内脏。他们将安第斯山区的辣椒与蒜、盐、小茴香等来自西班牙的调味品混合在一起,制成酱料;把内脏切成小块;因为没有烤箱,只能在明火上烤肉。就这样,美味的烤牛心诞生了。大火烤制的牛心外焦里嫩,酱香浓郁,可以被看作是秘鲁版烤串,特别适合搭配冰啤酒一起食用。


由此可见,饮食如此多元化的秘鲁成为美食地图上的热门地标并非巧合。如果有一天能踏上这个有着悠远历史和深厚古文明的国度,除了探访那些失落的文明和古迹以外,也一定不要忘了探索当地美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