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飛|好的電影要做到人人都能被感動

鳳凰美洲網 > 頭條新聞 >謝飛|好的電影要做到人人都能被感動

謝飛|好的電影要做到人人都能被感動

"从电影教育来说,我认为在现在的这个年代,视听写作变成一种新的能力,应该从小培养。"

6月7日,鳳凰衛視美洲臺《求學夢》的節目錄制現場,迎來了中國第四代導演中的領軍人物——謝飛。今天不是謝飛導演第一次被采訪的聚光燈給聚焦,卻是第一次聊到他在美“留學”的經歷。這個曾經在無數熒幕和電影獎項留下印記的影視導師,會向主持人譚萱講述什麽樣的中西電影文化見解。

著名導演謝飛:
中國第四代導演領軍人物,代表作有《日出》、《本命年》、《香魂女》等。其曾獲得第4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傑出貢獻導演獎、第12屆韓國光州國際電影節年度金大中諾貝爾和平電影獎等獎項,作品則摘得第40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傑出成就獎、第43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熊獎以及第20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編劇獎等國內知名獎項。
 
 
在美國洛杉磯USC電影學院當訪問學者的經歷
機遇的邂逅:“在1986年,當時有很多學校提供對外交流的機會,北京電影學院當時就推薦了我到USC電影學院為期一年的交流。在那時候我雖然當了電影學院的副院長,但還是非常想了解西方電影學院的教學方法,學習西方的電影教材等等。除了USC電影學院,我還去了紐約電影學院還有芝加哥電影學院等等十幾個學校,整個一年,對這裏的印象很好。”
人物的邂逅:“當時很多電影人也在這裏,像古導演,鄭佩佩等,所以也了解了很多臺灣演員和導演的故事,很開闊視野。”
文化的邂逅:“那時文革雖然過去了,但也需要學習與時間才能讓我從階級思想解放出來。來到這邊交流學習之後,才明白電影是要拍真實的故事,反應真實的事件。我很感謝那一年的經歷,讓我有機會看了很多世界各國的電影,也明白了,好的藝術是要描寫真實的人生,塑造復雜真實的藝術形象。所以我從美國回去之後再執導的戲,要求就是要有復雜的人物形象。描述一些普通的城市青年、人性善良的一面,之後我拍的電影拿到國際上就受到認可,也讓我能拿到國際上電影的大獎。說明好的藝術家要對人生有正確的認知,要做出有生命的作品。”
 
三十年來,中美電影產業的區別
“是計劃經濟體制與市場經濟體制的區別,美國有著名的八大制片廠,多年的市場化電影制作體系。經過三十年,中國的電影其實就是破除了計劃經濟的框框,電影也市場化。但跟美國的電影市場現狀相比,很多坎還沒有過,只能算是半市場經濟化。”
 
“留得下的片子”
“這句話其實是我的老師——謝晉導演說的,我老師拍了很多年的電影,由於當時社會環境的限制,拍得並不出彩,在文革之後拍了三部他自己想拍的電影,用家庭倫理劇來展現階級鬥爭裏面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現在的00後想了解文革是怎麽回事,可以回去看看他的電影。好的電影片需要有很高的歷史、文化、社會認識的價值。既有民族特色,有人性深入和豐富的表現、還要有成熟的藝術性。要做到人人都能夠被感動,也能夠被別的國家的人能理解。”
 
 
對比電影行業門檻的變化
“在我那個時候電影70%都是膠片工業。電影學院包括攝影錄音系,門檻都是很昂貴的,包括知名的導演像張藝謀賈樟柯都是考上電影學院才有可能拍電影。因為成本昂貴,對各個工種的要求都非常嚴格,像攝影師就必須要非常有經驗,去掌握構圖、焦點,當時的電影制作對各個方面要求都非常的高。現在的電影行業,雖然數碼技術帶來了便利,但是缺點就是太隨意,導致片子拍出來質量就是很好。我的第一職業其實是是教導演的老師,第二職業才是導演。從電影教育來說,我認為在現在的這個年代,視聽寫作變成一種新的能力,應該從小培養。”
 
 
豆瓣“網紅”
“我最欣賞的就是豆瓣,並且在上面老寫評論。網絡很便利,很多老電影在豆瓣上面能查到有很多版本,還有觀眾看後的評論。我去看我的電影《本命年》底下還有三天前、一個月前看的觀眾的評論。很多年輕人都在看,就說明網絡時代讓這些老作品又得到了新生。網絡讓老電影甚至獲得了永恒的生命。以前電影院不放了,就是再也看不到了。但現在不一樣了,在網絡上就能看到。從膠片進入數據時代有它的好處。大量的人通過網絡來欣賞影視作品,我們就要適應這些新的形勢。我一直在教我的學生們,思路一定要開闊。很多人除了電影,也該去拍一些網劇。”
 
 
關於父親
“我最近幾年主要的任務就是整理我父親的東西,將父親的書信都整理出來,並出版了《謝覺哉家書》,在國內很受歡迎。現在,書信已經越來越淡出時代了,我整理這些書信就是歷史時代的記錄,也是當時社會的的反應。這本書出版之後,我還在整理我父親的日記。我父親的日記裏也寫過他和毛主席之前一起成立新民學會的細節等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1921年6月我父親提到何書恒,潤之去上海開會,這可能是1921年共產黨一大在上海舉辦唯一的證據。希望明年建國70年能夠出版,將這個東西貢獻給社會。這是最近十年我的主要工作。”
 
給當下留學生的一些分享
“時代變了,通訊方式也變了。1978年我到美國根本打不起長途,就是寫信。現在靠微信什麽都可以聯系上,所以思念的情感也就越來越淡化。通訊的技術進步有優點也有缺點。但是有一條很重要,人生還有另一半,就是你的生活,家庭生活有三件大事:結婚,生子,送老人。這三件事是按人類生活的貫穿性,很多人生閱歷和情感都是來自這三件事。當你沒有體會過父母撫養你的艱辛,就不能夠互相了解。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是我是21歲,我不理解我父親的想法。所以我現在就在讀我父親的東西,發現那個時候的文人很幸福,天天生活在詩歌的世界裏,可以得到文學創作的快感。對於父母,如果你能早點了解他們就會關心他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