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誕生引爭議

鳳凰美洲網 > 頭條新聞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誕生引爭議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誕生引爭議


圖源:视觉中国

據人民網報導,11月26日,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也意味著中國在基因編輯技術用於疾病預防領域實現歷史性突破。

这次编辑峰会于2018年11月27—29日由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医学院、英国伦敦皇家学会和香港科学院在香港联合举办。据贺建奎介绍,基因编辑手术比起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即在受精卵时期,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用5微米、约头发二十分之一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里。他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能够精确定位并修改基因,也被称为“基因手术刀”。

这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 基因,而CCR5 基因是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此前资料显示,在北欧人群里面有约10% 的人天然存在CCR5 基因缺失。拥有这种突变的人,能够关闭致病力最强的HIV 病毒感染大门,使病毒无法入侵人体细胞,即能天然免疫HIV 病毒。

(CC趨化因子受體5型(CCR5)由於其主要參與感染過程而成為HIV感染的關鍵參與者。圖源:Wiki)

然而,這個事件引發了國內外不同的聲音。上百名中國學者聯合署名發表聲明譴責。

據世界日報最新報道,發明基因編輯技術CRISPR的麻省理工學院華裔教授張峰( Feng Zhang)要求「停止做胚胎基因編輯」。張峰在一份聲明中指出,雖然愛滋病毒有全球性威脅,但現階段,編輯胚胎以阻斷愛滋病的風險似乎超過其潛在好處,更不用說阻斷CCR5可能會讓人更易受西尼羅病毒(West Nile Virus)的影響。他說,目前已經有預防愛滋病毒從父母身上傳至未出世的嬰兒的普遍和高效方法。

據英國衛報報道,牛津大學實踐倫理學教授朱利安薩盧列斯庫說:“如果這是真的,這個實驗是可怕的。胚胎是健康的。沒有已知的疾病。基因編輯本身是實驗性的,並且仍然與脫靶突變有關,能夠在生命早期和晚期引起遺傳問題,包括誘發癌症。

“有許多有效的方法可以預防健康人的艾滋病毒:例如,受保護的性行為。如果一個人感染它,還有很多有效的治療方法。該實驗使健康的正常兒童暴露於基因編輯的風險,沒有真正的必要益處。在世界上許多其他地方,這做法是非法的,可判處監禁。”

一位参与到这项工作的美国科学家说,他在中国加入了這個項目,但这种基因编辑在美国是被禁止的,因为DNA的变化可能会遗传给后代,而且有可能损害其他基因。

然而,支持的聲音也不在少數。

據美聯社報道,一位著名的遺傳學家,哈佛大學的喬治丘奇,為艾滋病病毒基因編輯進行辯護,他認為這個實驗是“合理的”,稱艾滋病為“一種主要且日益嚴重的公共衛生威脅”。

根據根據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六月的一份調查數據顯示,在能降低罹患嚴重疾病風險的前提下,有60%的美國人支持對嬰兒胚胎進行基因編輯。

與此同時,國內民眾也就如何跨过伦理审查,审批试验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莆田系医院,贺建奎本人頗多爭議。

(圖源: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

拋開倫理規範,就技術而言,未必真正能做到免疫艾滋病。

據第一財經報道,美国波士顿BIDMC医学中心博士后王宇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学系副主任、艾滋病诊疗中心主任李太生在2014年发布的AIDS文章证明,中国艾滋病病毒主要流行的是AE亚型,占比为46%,同时发现该毒株X4嗜性,该毒株毒株成了中国流行毒株。

“这个毒株成了中国流行株的始祖病毒(founder virus),这个病毒是R4嗜酸性,如果要编辑基因应该编辑CXCR4.但敲除CXCR4会影响胚胎发育,所以不能敲除CXCR4。所以敲除CCR5不能预防艾滋病,除了基因编辑本身的风险,还可能影响免疫发育,目前其风险不得而知。” 王宇歌对第一财经表示。

今日,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南方科技大学表示,对于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一事,学校并不知情,且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有媒體報導賀建奎副教授已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離職期為2018年2月—2021年1月,南方科技大學深表震驚。

 

南方科技大學官網截圖

責任編輯:吳天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