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首次听说一种新的呼吸道病毒时,非常惊讶地得知患者患有血栓、中风和心脏病发作。为什么像SARS-CoV-2这样的呼吸道病毒,会导致某些患者的严重血栓?答案可能在于免疫系统的“补体”部分。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血液学家Robert Brodsky博士接受《公共卫生待命》采访,探讨有关补体作为免疫系统一部分,与COVID相关的凝血的角色。Brodksy博士讨论了COVID-19与其他涉及补体的疾病的相似性,以及对治疗和诊断的意义。

Brodsky博士称,对于医学奥秘:为什么SARS-CoV-2病毒会导致血凝块?答案可能涉及“补体”系统,和与年龄有关的黄斑变性(一种眼疾)。

“ 10%至15%的COVID-19患者可发展出严重的血凝块,许多患者比典型患者需要更大剂量的抗凝药物或血液稀释剂。”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johnshopkinssph.libsyn.com/168-a-theory-on-blood-clots-and-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