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教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

德智体美劳,排行老末的劳动教育,

在你的家里,还有一席之地吗?



面对18岁、刚刚新婚的儿子曾纪泽,曾国藩除了训诫其要“勤苦好学”、精进学业,还要求其新婚儿媳要“入厨作羹,勤于纺绩,不宜因其为富贵子女不事操作”,并询问三个女儿“已能做大鞋否?”……察家门以内之勤堕,是曾国藩的重点。所以他要求儿子在家书中“合家之琐事,学堂之工课,均须详载”。因为他深信:“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谕纪泽

十月初二


字谕纪泽儿:

胡二等来,接儿安禀,字画尚未长进。尔今年十八岁,齿已渐长,而学业未见其益。陈岱云姻伯之子号杏生者,今年入学,学院批其诗冠通场。渠系戊戌二月所生,比尔仅长一岁,以其无父无母家渐清贫,遂尔勤苦好学,少年成名。尔幸托祖父余荫,衣食丰适,宽然无虑,遂尔酣豢佚乐,不复以读书立身为事。古人云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吾虑尔之过于佚也。新妇初来,宜教之入厨作羹,勤于纺绩,不宜因其为富贵子女不事操作。大、二、三诸女已能做大鞋否?三姑一嫂,每年做鞋一双寄余,各表孝敬之忱,各争针黹之工;所织之布,所寄衣袜等件,余亦得察闺门以内之勤堕也。余在军中不废学问,读书写字未甚间断,惜年老眼蒙,无甚长进。尔今未弱冠,一刻千金,切不可浪掷光阴。四年所买衡阳之田,可觅人售出,以银寄营,为归还李家款。父母存,不有私财,士庶人且然,况余身为卿大夫乎?

余癣疾复发,不似去秋之甚。李次青十七日在抚州败挫,已详寄沅浦函中。现在崇仁加意整顿,三十日获一胜仗。口粮缺乏,时有决裂之虞,深用焦灼。

尔每次安禀详陈一切,不可草率,祖父大人之起居,合家之琐事,学堂之工课,均须详载。切切此谕。



而在现在的家庭中,以下的对话可能更为常见:


“妈妈,我帮你拖地吧!”


“去去去,小毛孩子能干什么!”


亦如一位小学生说的:“妈妈根本不让我劳动,就是让我好好学习,把作业写完就行。有时候想帮他们洗碗,他们说这些活儿都是大人干的,你赶紧进屋写作业去吧。”


像霍启刚在微博中晒的、带孩子去农村参加插秧劳动、在家做一盘咖喱虾,更是很多孩子想都不敢想的。

曾国藩教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
曾国藩教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

劳动,成为了孩子们最难得到的奢侈品。


于是,我们的孩子们常常都是少年不识“劳动”滋味。


于是,我们看到孩子们从小时候想劳动不被允许劳动、变成了长大后需要劳动却不想劳动。


于是,孩子们开始不适应,开始抗拒、甚至逃离。


于是,老了的家长们再和成年的孩子们一遍一遍地讲劳动的意义


……


曾国藩晚年还曾总结:“世事多因忙里错,好人半从苦中来。”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亦指出:

“离开劳动,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必须让孩子知道生活里有一个困难的字眼,这个字眼是跟劳动、流汗、手上磨出老茧分不开的,这样他们长大后,才会大大缩短社会适应期,提高耐挫折能力。”


7月15日,教育部公布《大中小学劳动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明确劳动教育主要包括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和服务性劳动中的知识、技能与价值观。大中小学要设立劳动教育必修课程,中小学平均每周不少于1课时,普通高校要将劳动教育纳入专业人才培养方案,本科阶段不少于32学时。


曾国藩教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

可是爸爸妈妈们,劳动教育同其他的教育一样,如果只是指望学校,结果注定不会尽如人意。所以我们是否可以把劳动还给孩子们、让他们从小就“享受”劳动的“滋味”、直到永远呢?


我爱收拾衣橱,女儿从小亦喜欢“帮助”我收拾衣橱。虽然女儿常常帮倒忙,让我收拾的时间常常要翻倍,甚至让我有点小崩溃,但三年间、女儿的进步肉眼可见。


先生给女儿刷鞋时,亦是女儿爱参与的劳动。虽然父女俩常常弄得一身水、一片狼藉,但刷干净的战果,总是让女儿很兴奋。


女儿上幼儿园后,分享的第一个好消息是:“爸爸妈妈,我吃完饭自己刷碗的!我刷得很干净!……”


老舍先生曾经说过,劳动最有滋味


确实如此,千真万确。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

曾国藩教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