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Jennifer Nuzzo博士等在《纽约时报》发文指出,需要有关各州如何报告COVID-19测试的严格标准。


作者们称,“我们迫切需要一个联邦标准来指导检测,并告知公众健康对策。” 需要一个标准来说明每个州如何公开报告这些结果,“没有标准,各州将决定如何自行计算阳性率,而且方法也大不相同。”


例如,有些州包括基于阳性抗原的检测结果,有些州则没有。一些报告了测试人数,而其他仅报告了所执行的测试数量,当人们反复进行测试时(例如在大学和养老院中),这可能会使总体结果产生偏差。


作者们指出,有七个州和首都华盛顿报告了按种族划分的测试数据,这些指标通常可以指出一些最贫困社区的病毒感染点。一些州改变了其报告测试数据的方式和时间。这导致所报告的测试阳性率出现了剧烈波动,与病毒的传播无关。

文章称,COVID-19激增,医院的容纳能力再次被挑战。 差距正在加深,黑人和拉丁裔患者更有可能住院并死于COVID-19。 自5月以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行了逐个州的阳性率计算,并且作者们很清楚,缺乏测试数据的报告标准,正在阻碍对这种病毒的应对。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健康安全中心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www.nytimes.com/2020/11/23/opinion/coronavirus-testin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