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机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的产品策略和安全总监埃里克·库默(Eric Coomer)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2020年大选失败后一直是阴谋论的首要攻击目标,他被毫无根据地指控其对总统大选结果动手脚。目前,库默正在以诽谤罪起诉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和某些保守派媒体。

特朗普称该投票机公司为“灾难”,他的支持者提出了阴谋论,即该公司删除了特朗普在其投票设备里的投票数,而Dominion产品策略和安全总监埃里克·库默帮助推翻了选举结果。

图源:Wikipedia


然而,没有任何实质证据表明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有任何疑点,他的政府和选举官员也曾称其为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选举。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以超过700万票的优势赢得了普选,而选举人团他也以306比232赢得了投票。

成为库默诉讼的被告方有:特朗普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特朗普顾问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保守派媒体美国第一新闻网(One America News Network)和大全新闻(Newsmax Media),右翼网站Gateway Pundit,以及科罗拉多州(Colorado)商人和活动家约瑟夫·奥尔特曼(Joseph Oltmann)等。

近日以来,随着法律行动的规模越来越大,某些保守派的媒体已经开始撤回一些更为离谱的主张。

图源:AllSides

在周二(12月22日)向科罗拉多州地方法院提起的诉讼中,库默的律师说,这些指控是“虚假和毫无根据的”,已经“对库默博士的声誉、专业地位、安全和隐私造成了巨大伤害”。

诉讼称,被告“严重依赖于奥尔特曼的虚假指控”,而奥尔特曼在采访和社交媒体中声称,库默是安特法(Antifa)电话会议的参与者,奥尔特曼说他是于9月渗透进去得知的。

当被问及所谓的安特法电话会议时,奥尔特曼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他有“大量证据”(他没有立即提供),并说:“真理会将一切都回归平衡。”

奥尔特曼声称,他在所谓的“来自Dominion的埃里克”的通话中听到一位发言人告诉与会者:“特朗普不会获胜,我确信这一点。”诉讼称,奥尔特曼没有提供所谓的通话记录,也没有解释他是如何渗透通话的。

库默的律师表示库默并不知道有所谓的安特法电话会议,也没有参与该会议,或发表任何相关评论。

图源:Colorado Politics

该诉讼还列出了据称对库默的各种具体威胁,并说骚扰迫使库默因“担心自己的安全”而逃离家园。他最近对科罗拉多公共广播电台(Colorado Public Radio)表示,自大选后不久以来,库默一直生活在躲藏之中。

库默正在寻求赔偿以及公开撤回所有被判定具有诽谤性的陈述。他在周二的声明中说,诉讼是“努力消除由于我以某种方式造成的众多虚假公开声明,而对我、我的家人、我的生活,和我的生计造成的最大损失。”

虽然Dominion本身不是诉讼的当事方。但是这家位于丹佛(Denver)的公司在给CNN的一份声明中说:“西德尼·鲍威尔和许多其他人,包括一些新闻机构,在散播他们荒谬的阴谋论时践踏了无数人的声誉。”

图源:ABC11 Raleigh-Durham

面临类似阴谋论的还有投票技术公司Smartmatic。该公司本月(12月)初曾向大全新闻、美国第一新闻网,和福克斯新闻发出猛烈的法律回击,称上述媒体帮助传播了虚假和诽谤性的言论,而这些言论只需做点基本调查就可以揭穿。

接着,大全新闻于周一(12月21日)发表了一项“澄清”,称没有证据表明Dominion或Smartmatic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操纵了选票。而福克斯在上周(12月14-20日)播出了一部视频,该视频揭露并推翻福克斯自家主持人或来宾提出的几项主张。

周六(12月19日),特朗普的竞选法律团队向数十名工作人员发送了一封备忘录,指示他们保留与Dominion和鲍威尔有关的所有文件,以预防该公司可能提起诉讼。

该备忘录中提到Dominion上周给鲍威尔的一封信,该信要求她公开撤回指控,并指示竞选人员不要更改、破坏、或丢弃可能相关的记录。

信息来源: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