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流行病中,公共卫生工作者遭受的直接攻击,比在上世纪任何时候都要多。

在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的一场网络研讨会,几位卫生官员分享他们遇到的网上和实际人身骚扰,经历的暴力威胁和实际暴力行为。他们认为原因包括公众的挫败感、错误的信息,和不信任等。

堪萨斯州卫生官员Jennifer Bacani McKenny说:“当人们感到沮丧并被告知必须戴口罩和扩大社交距离时,他们必须找人对此负责。” “不能真正怪罪于看不见的病毒,因此倾向于怪罪像公共卫生官员这样的人,是他们告诉做这些事情。”

在研讨会的开场致辞中,美国疾控中心新任主任Rochelle Walensky博士承认公共卫生工作者所承受的痛苦和精疲力尽,同时提醒他们,由于美国冠状病毒死亡人数超过50万,他们仍然需要继续发挥作用。

“我们还要为3亿人接种COVID-19疫苗。公共卫生领导者和医护人员-您们是公众值得信赖的消息来源。”Walensky博士称。

研讨会中正式呼吁采取行动,“我们与公共卫生站在一起”,提出了三个目标:制止对公共卫生人员的骚扰,拒绝排挤公共卫生官员和从业人员,以及振兴公共卫生机构。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hub.jhu.edu/2021/02/25/bloomberg-we-stand-by-public-heal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