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直視大選 | 桑德斯会名留青史

鳳凰美洲網 > 最新消息 > 鳳凰直視大選 | 桑德斯會名留青史

              鳳凰直視大選 | 桑德斯會名留青史   分享到  

文:曾世平,鳳凰衛視美洲台副台長、《非常美洲》特約嘉賓

近日看到消息,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桑德斯24日稱,他將投票給希拉莉,以阻止共和黨人特朗普入主白宮。這算不算是桑德斯的失敗感言呢?但是,不才查了網上所有關於桑德斯的言論,竟然沒有發現他老人家有退選的意思噢。要知道,現在希拉莉的選票和民調,都是朝著美國第一位女總統的目標前進的,沒有意外的話,希拉莉進白宮,還真就是那麼大大的有希望滴。

 
 
話說回來,桑爺爺既然知道打不過希拉莉,那為啥還在堅持著,還不宣佈退選呢?不才看來,桑爺爺此舉已經超越了總統的選舉,如果說在初選之初,希拉莉的票數還沒有那麼明顯的優勢、同時還有不少不利因素例如電郵門啦、班加西事件等干擾,那時候的桑爺爺還可以挾相對較大的民意、展示自己的政治理念,描繪治理國家的藍圖,還是有著那一些些微弱的希望,還是期望可以贏得相當的選民的支持,向著白宮進發,現在看來,桑爺爺根本就不是很在乎當總統啊,因為他也知道,打從一開始初選,就沒有太大的勝算,所以他也非常坦然地宣傳他的理念,傳播他的政治目標,旨在改變民主黨的,乃至全美國的政治觀念。好佩服老爺爺啊!如果他的理唸得以弘揚,那老爺爺這不就是民主黨下來的精神領袖嗎?
 
 
我們來看看桑德斯的政治理念都是什麼:
要解決美國社會的核心弊病——經濟不平等。這也是桑爺爺最看重的理念,也是他競選口號的核心。沒錯,美國號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是,必須承認的是,美國也是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民主黨的奧巴馬總統執政以來,客觀地說是美國的經濟嚴重衰退、中產家庭收入逐年下降、種族矛盾愈發激烈、社會治安越來越令人擔憂的時候,在這個時候,老爺爺提出了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主張,這確實會令人,尤其是草根階層的民眾歡呼。
但是作為小小的企業經營者的不才,在美國十多年,親身感覺近些年的經營環境已經越來越差了,如果要提高最低工作標準,那你治理的其他方面,如對全民的素質要求,小企業的稅收,周邊環境是否適合於企業經營,等等是否可以做到?桑爺爺的主張,會令中小企業不敢招人,不敢用人,也用不起人,這種均貧富的策略,達不到縮小貧富差距,反而會令更多的中小企業關門。
免費醫療—其實不才最吐槽的就是美國的醫療制度了,即便是你有保險,還是比較好的保險,任什麼大病小病,在美國基本上是小病拖至大病,大病變重病。醫生、醫院都是以假設病人會提告為前提,以不被告為保護,所以,檢查也好,治療也好,手續都是非常繁瑣複雜。奧巴馬總統提出的健保法案,造成了更多的不便。首先是中小企業員工的醫療保險大幅度提高,就這一項就能把一個不大的企業壓的呼吸不暢。其次是醫生診所人滿為患,看病有排不上隊的危險,再就是醫生抱怨用奧巴馬健保的病人的費用掙回來的時間較長。
不才一直覺得,還是香港的醫療制度比較合理,有錢人到私立醫院,草根階層就上公立醫院看病,私立醫院的醫療水平和公家醫院的差別不大,只是環境好,設備高級,當然費用也好呀。不才曾經在香港公立醫院治療過,醫生的水平和設備都不差呢。桑爺爺要改革醫療制度,要搞全民醫保,其實還真該向香港學習學習。
免費公立大學,這是桑爺爺最受年輕人支持的主張。上大學不要錢,誰都想哈。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桑爺爺所在的那個市,那個州,能率先做個樣板出來嗎?這裡面牽扯到的方方面面,學校、師資、學生來源、課程設置、校舍維護、勞工、畢業生出路等等,哪一樣不要錢哪?歸根結底,最重要的就是資金從哪來?這都不是輕而易舉就能辦到的。
 
 
提高對大企業和金融機構的監管和稅率,打擊大企業的避稅問題,分拆大銀行,取消選舉中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打擊金錢政治等。不才認為,桑爺爺無比痛恨的就是華爾街了,但是,套用幾十年前的一句流行語:撼山易憾華爾街難啊。桑德斯每次演講勢必抨擊資本主義的貪婪:”我們的競選要告訴那些億萬富翁們,他們不可能繼續這樣呼風喚雨,他們的貪婪正在毀滅我們的國家“。可是,不正是這些資本的積累,才令美國發展的如此強大嗎?
 
 
不才琢磨了一下,桑德斯的理念,和北歐的國家的民主社會主義和接近,或者說就是原版複製。但這裡是美國,不是丹麥,也不是瑞典,桑爺爺的烏托邦,能在美國實現嗎?丹麥的教育,丹麥的社會福利,丹麥的稅收、丹麥人的素養,都不是美國現在,乃至十幾二十年後可以達到的,遠景藍圖可以描繪,可近在眼前的諸多社會問題怎麼解決?不要說桑爺爺看不到那美好的遠景,就是他的後代也未必能看到。
 
 
所以啊,不才認為,至今仍不宣佈退選的桑德斯,最終的目標不是,也不太可能是得到黨內提名,他最終的目標是給希拉莉壓力,讓她感受到他的理論,他的主張以及他的支持者的呼聲,“從而推出民主黨歷史上最具進步性的(progressive)的平台”(網路語)。
 
 
桑爺爺要的是做民主黨乃至美國的至聖先師。
 
不才很贊同網上的這麼一段評論:“桑德斯的出現,其實是民主黨之福,他對社會平等的闡述,將引發民主黨的思考和自我調整”。對桑德斯老人家,不才認為,他退不退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主張、他的理念已經為相當部分美國人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