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获得三项奥斯卡金像奖的史诗级神作1917,从开始的第一个镜头到最后的一个,全程采用了一镜到底完全没间断的拍摄手法。




长镜头long take,或称为一镜到底,是一种将单个镜头一直拍很久中途不切换镜头画面的拍摄手法。与它相反的是“蒙太奇”也就是多個片段串燒剪接式的拍摄方法。在近几十年的影视创作中,长镜头手法大多用来表达导演的特定构想和审美情趣,例如刻意捕捉当时大范围内的场景氛围、文场戏的演员不中断的内心转折描写、武打场面的真功夫等等。由于长镜头拍摄难度大,可以相当程度展现导演组的调度、时间掌控功力,因为每一个细节出错都有可能导致需要从头拍摄,因此许多著名导演都将它视为对自己艺术成就的重要挑战。而所谓“长镜头”又分两种,一种并不必须是整个近两小时的作品真的是一镜到底,而是在观众无法察觉的瞬间完成镜头的剪接;而另一种则是通篇真的只用一个镜头一气呵成。今天我们要讲的1917则是前者,每个镜头都长达十几到几十分钟,同时在观众朋友无法察觉的瞬间完成剪切。



至少作为观众,视觉上看不出来哪里有剪接。



这样的拍摄方式就给1917剧组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挑战,每一个镜头都采用超长距,没有一个场景是重复的。

拍摄方法

举个例子来说,剧组在拍摄每一个场景之前,都将其制造成模型,而每一个模型都一比一的还原实景,好让摄影师以及导演更加了解在这场戏当中镜头需要如何运作才能营造出一种无缝衔接的效果。



正如之前所说这样的一种拍摄方式所带来的挑战可说是亚历山大,好在导演Sam Medes 以及首席摄影师Roger Deakins 绝对是业界骨灰级的的大神。



先说说导演吧,提到Medes, 相信大家在近几年肯定看过的作品就是007系列的Skyfall以及续作Spectre, 其中Skyfall更是在各大影评网站上得到了A级评价,而相比1917 ,Skyfall 的开场戏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的跟踪镜头,但足以让观众领略到导演的用心良苦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的电影彩排可以在正式开机前一两周开始,而1917的剧组则挖了足足有近1500米的战壕,并展开了长达4个月的彩排


而后者Roger Deakins, 更可以说是好莱坞电影产业的传奇人物,除了可以说是Sam Medes的御用摄影师以外,更是凭借银翼杀手2049的唯美画面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摄影奖。


在拍摄1917时,为了坚持不用后期电脑特效营造出一战战场上长期的阴暗天气,他全靠自己手机里多达40多种天气App来得知当时的天气状况,只要一有足够的阴云,便马上号召所有人拍摄。

难怪让他在刚刚过去的第92届奥斯卡上再次获得了最佳摄影奖。

1917的故事以及人设其实很简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最如火如荼的阶段,两个年仅16岁的英国士兵接到上级命令,必须在短短的8个小时内,赶到死亡前线,向驻守在那里的将军传达一个“立刻停止进攻”消息,如果他们失败,1600名士兵将会走进一个陷阱白白送死,当中还包括其中一名士兵的哥哥。


影片并没有过多复杂的剧情,也没有神秘的角色人设,而这两名主角所扮演的士兵再普通不过,却可以让观众全程都为他俩捏把汗,对他们的遭遇感同身受,靠的全是精妙的拍摄手法以及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


例如各位现在所看到主角与其他角色在战场上碰撞的画面,其实是即兴发挥,没错导演可以喊咔,这段戏重来,然而却决定将其保留,为的就是要向观众呈现战场上原汁原味,最真实的混乱。



看到這裡是否覺得一鏡到底吊炸天呢?!那么由小编极力推荐你观看這兩部影片:

《鸟人Birdman》

伪一镜到底的代表作,由十几个长镜头拼接而成,主创人员巧妙地通过特效技术和拍摄剪辑技巧,让观众们无法轻易地觉察到剪辑点,本片获得87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摄影。





《恶女 / The Villainess》

韓國導演郑秉吉执导的犯罪动作片,由金玉彬、申河均主演,盛骏、金瑞亨参演,讲述了被培养成杀人机器的女杀手金淑熙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向杀手组织复仇的故事。電影剛開始便有好幾分鐘的長鏡頭動作場景,而相比較經典“老男孩Old Boy”,本作更特別的是以第一人視角開場敘事,可說感官刺激十足。